♦不固定更新♦
劍三一直線
cp 策藏 明唐 忘羡 莫毛莫可逆 喻黃

最近嘗試各種劍三cp中

《劍三》【明唐】所以說在三生樹下放煙花告白的喵哥都是渣男 chapter 4

一發更新 猝不及防(X

接下來真的是七月了(##


前情:

chapter 1

chapter 2

chapter 3


§四

  

自此之後的每一天,唐煜就過著白天上學心神不寧,晚上打遊戲全神貫注的生活。

每天樂此不疲的追殺著陸殊星,陸殊星也這麼陪他耗著。

甚至在遊戲裡蹦躂到很晚,還得陸殊星提醒他去睡覺。

 

[陸殊星]說:砲砲不睡覺啊?明天不是早八嗎?#噢

[煜神仙]說:你怎麼知道我課表#鄙視

[陸殊星]說:你自己說的啊#欣喜

[煜神仙]說:隨便說你也記

[陸殊星]說:我記憶力可好了 不像砲砲好了傷疤忘了疼 每天都來找我討打#可憐

[陸殊星]說:砲砲你說你是不是暗戀我啊?#欣喜

[煜神仙]說:他媽滾邊上去 髒了老子的眼

[煜神仙]說:我去睡啦#鄙視 明天繼續殺你 臭喵

[陸殊星]說:隨時奉陪#酷

 

他們的相處模式就是如此,打完架的互懟已成常態。

 

[煜神仙]說:你他媽偶爾讓我殺殺行不行啊!!!!#發怒

[陸殊星]說:不行

[陸殊星]說:我窮 不想花錢修裝#豬

[陸殊星]說:砲砲你聽過一句話沒 PVP窮三代

[煜神仙]說:你屁

[陸殊星]說:說話別這麼難聽

[陸殊星]說:不過這的確不是真正的原因

[煜神仙]說:…………啥?

[陸殊星]說:我就

[陸殊星]說:喜歡你看不慣我又殺不掉我的樣子唄#豬

[陸殊星]說:#媚眼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聽聞此事的葉傾和顧陳,晚上在餐館毫不留情的大笑出聲。

「你們再哈!!從頭到尾都只會哈哈哈哈我!!!」 唐煜臉一陣白一陣紅,窘迫的大吼。

「你這樣子不是給人笑的是甚麼哈哈哈哈!!」顧陳幸災樂禍的說著,身旁的葉傾笑的身體劇烈抽搐。

「你們是不是和他一夥的!!總來取笑我!!!」唐煜憤憤的大吼,唐煜伸筷想搶了最後一塊雞球。

「笑你,就是想笑你。」顧陳冷哼,露出玩味的笑容,筷子擋住唐煜的動作。

「你好好提升自己的技術吧,不然就別和人家鬥了。」葉傾真心實意的給出了建議。

「我很努力啦!可我還是打不過他啊!」唐煜瞪著顧陳,拿筷子的手一轉,打掉顧陳的筷子,筷子戳進雞球裡。

「那你得更努力才行啊~」顧陳伸筷跟進,兩人爭的你死我活。

 

「你們別搶啦,喏,拿去。」葉傾嘆了口氣,把自己碗裡留著的雞球丟到顧陳的碗裡,他們才安靜下來,好好地把剩下的飯扒完。

「不過快期中啦,不好好準備一下,可是會掛科的。」顧陳嚼著葉傾給的雞球,眼神飄向唐煜「別到這步田地啊,唐先生。」

「我才沒掛科呢!!」

「你上學期差一點了,如果不是抱著教授的大腿,求他讓你過,你早掛了。」葉傾無奈的嘆口氣道「那教授本就對你沒什麼好感了,你再不加把勁兒,恐怕這學期就得掛科啊。」

「……掛就、掛唄。」唐煜乾笑。

「不行啊,你這樣你哥肯定又要來關心你了,你想嗎?」

 

唐煜的哥哥唐羽,早已是出了社會的人,不過因為唐煜的爸媽在他小時候便離了婚,唐羽為了減輕母親的負擔,便在家中擔任起監督唐煜的角色,唐煜不是說特別聰明或特別認真,所以唐羽對他的要求也沒那麼高,只要不掛科就行了。

可唐煜生性貪玩,高二時掛了一科,唐羽便雷厲風行的奔進他的宿舍,搬走了所有玩樂的用品,包括電腦。

那報告呢?要打報告怎麼辦?

唐羽笑了笑說,你用手寫的唄,多寫一點,更心平氣和,老師那邊我會去說的。

所以那整學期,唐煜便手寫了一整學期的報告。

 

「你那時候也是老實,圖書館明明有電腦,你還是這麼發憤向上的手寫了所有的報告,真的是又笨又蠢。」顧陳搖搖頭的感慨。

「我、我就沒想到啊……」

「這件事可以笑一輩子啊。」葉傾也跟著感慨。

「你們又在笑我!!」

「沒辦法,」顧陳聳聳肩,呵呵笑出聲「誰叫你蠢。」

 

「好啦好啦,吃完差不多也該回去啦。」眼看唐煜又準備炸毛,葉傾一聲令下,三人便付了錢,回到住所。

 

 

期中的來臨,讓身為大學生的三個人陷入了陀螺旋轉的忙碌中,三人各個的科系不同,也都各自在房裡趕著各樣的作業和報告,昏天暗地的度過期中考的一星期。

趕完了最後一份報告,唐煜坐在椅子上往後一倒,呼出口長氣,彷彿要把靈魂也一併吐出來。

抓抓頭,他拿起了了桌上的英文單字本,一頁一頁的翻著。

 

唐煜曾經掛科的科目,不是什麼關於他系上的專業,而是英文。

英文一直都是他的死穴,從小到大,就算其他科目沒有問題,英文也會有問題,對他來說,英文就是一個各種符號毫無邏輯集合起來的魔咒學,每次上英文,就算很認真聽也還是不明白。

這令唐羽和他媽非常頭痛,所以唐煜一直非常努力地把自己的英文成績拉在不被當掉的成績。高二那年鬆懈了,當然就掛科了。

上學期因為剛上大學太興奮的關係,差點就鬆散了,所幸在最後關頭救了回來,才沒釀成悲劇。

 

不然他哥下次又要出什麼奇招,他可是招架不及啊。

 

欲哭無淚的背著單字,點一到躺平,一覺醒來,大考來臨。

 

 

「過啦!!!我過啦!!」成績公布當天,唐煜高興的衝回住所,揮著手機痛哭流涕。

「可惜啊可惜,看不到你哥的新招了。」顧陳邊泡泡麵,惋惜的說道。

「哼!我這輩子都不會再讓你看到的!!哈哈!!!」唐煜神氣的反擊,興奮的情緒直衝腦門「話說葉傾呢?」

「回家啦,明天假日,他被叫回去了。」顧陳一邊吃著泡麵,晃了晃手上的紙條,話說得有些意興闌珊。紙條是葉傾留下的。

「這樣啊......才兩天休假日,怎麼就被叫回去了?」唐煜抓抓頭,有些疑惑。

 

葉傾家是有名的家族企業公司,他們家的公司涉及的產業超所有人的想像,任何生活物品,從小到大,從實用到珍藏,都有他們家的蹤跡,一方面是他們家開明,各方年輕親戚選好了自己的出路往各方走,所以在各個行業都有他們家的人涉足,一方面是他們家的人都是個領域的佼佼者,所以曝光度高是當然的,也就時常看見他們。

剛知道他的身世時,唐煜和顧陳都很驚訝,害怕自己無法跟他處得很好,可葉傾沒有有錢人的架勢,相處下來,便知道他也和他們一樣,是個普通人,他的爸媽似乎也沒有特別栽培,採用放養制,讓他自由選擇自己的未來。

 

只不過大家族難免會有所謂的家族聚會,他們家也是,所以他每個月都得固定回去一次,應付各方親戚。

這次日期訂的急,來不及和他們道別,留了張紙條就匆匆離開了。

 

 

「那晚餐呢?」唐煜問。平時的外賣都是葉傾叫的。

顧陳沒說話,指了指自己手上的泡麵。

 

於他唐煜便用泡麵草草解決了晚餐。

 

期中後的遊戲時間,總是特別的愉快。

唐煜哼著歌上線,便看見頻道閃過一條紫色密聊。

 

[陸殊星]悄悄的對你說:砲砲安安#欣喜

你悄悄的對[陸殊星]說:#鄙視 幹什麼

你悄悄的對[陸殊星]說:小爺我今天心情好不去煩你 你幹嘛?

[陸殊星]悄悄的對你說:沒什麼

[陸殊星]悄悄的對你說:就想說你怎麼這麼久不上線啊#噢

[陸殊星]悄悄的對你說:還想說怎麼這麼清靜#笨豬 真難得

你悄悄的對[陸殊星]說:#鄙視

 

一上線就找碴嗎這人?!

唐煜咬牙切齒。

 

你悄悄的對[陸殊星]說:期中#鄙視 怕掛科

[陸殊星]悄悄的對你說:哇#噢

[陸殊星]悄悄的對你說:這詞兒 對我來說好久遠啊#大笑

你悄悄的對[陸殊星]說:臭喵你幾歲啊?#噢

[陸殊星]悄悄的對你說:24#酷

你悄悄的對[陸殊星]說:呵

你悄悄的對[陸殊星]說:老人#大笑

 

抓到機會,唐煜便順理成章的嗆了一句。

 

[陸殊星]悄悄的對你說:#鄙視

[陸殊星]悄悄的對你說:說說你掛了哪科?

你悄悄的對[陸殊星]說:............英文唄

 

可惡,一定又要被他嘲笑一番了。唐煜心有不甘地想著。

 

[陸殊星]悄悄的對你說:#噢

[陸殊星]悄悄的對你說:我英文好唄 教你不?

 

 

<待續>


TAG就決定叫「我就喜歡你看不慣我又殺不掉我的樣子」(還是很長
想看的可以去這個TAG找喔(比心)

评论 ( 1 )
热度 ( 22 )

© LNs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