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固定更新♦
劍三一直線
cp 策藏 明唐 忘羡 莫毛莫可逆 喻黃

最近嘗試各種劍三cp中

《劍三》【明唐】哥哥你笑起來好醜 番外

打完啦!!

玩得太歡結果現在才打完哈哈哈哈

大家新年快樂!!!

§番外

跨年的前一個禮拜,唐景跟陸夜的幫會,正在討論幫聚時間的問題。

大家的時間都喬不攏,約這天有人要準備期末考,約那天有人要上班,不管約什麼時候,總有人不行。

他們的幫會是個小幫,幫裡各個都是各自的親友,雖然人數不多,感情卻很融洽,因為人少,幫聚挺頻繁的,時不時的見面,他們也都各自熟了起來。

 

 

「不如我們約跨年那天晚上,大家就一起跨年吧。」幫裡有個秀姐說著。

 

幫裡響起一陣附和的聲浪,於是日期就這樣訂了下來。

然而唐景並沒有在那陣附和的聲浪裡。

 

事實上他和陸夜約了要一起跨年,他沒有忘記,所以不急著跟陸夜商量,可是他卻在頻道裡看到陸夜的名字。

唐景微微皺眉,還在思考是怎麼回事的時候,手機便響起來了,一看是陸夜的電話。

 

「喂?」唐景接起電話,語氣中帶點無奈。

「唐景,」一聽唐景接起電話,陸夜趕緊回應「幫主說想去家裡跨年。」

 

聽到陸夜這麼說,唐景馬上黑人問號。

「等等,什麼?」唐景舉起手打住對方說話,好似陸夜就在面前一般「誰家裡??」

「你家,剛剛在幫會群討論的,」陸夜繼續說,語帶不善「他們聽師父說你是一個人住,就想到這齣。」

 

居然嗎。唐景苦笑,不知道該說什麼。

 

「我和他們說說看吧。」唐景說。

 

結果還是拗不過幫主的盛情,唐景還是答應了。

我就知道唐山不會拒絕哈哈哈。幫主狂妄地說著。

你就欺負老好人。喵蘿發著#鄙視說著。

 

當天晚上,唐景帶著眾人從車站回到家的時候,就見陸夜抱著沙發枕坐在沙發上,背對著門口不說話。

 

「這是繳械啊!」遊戲是二少現實也是二少的幫主,提著兩袋零食,隨意的把鞋一扔,一蹦一跳的衝到沙發前一把勾住陸夜的脖子,開心的伸手揉了他的頭幾把「沒想到現實長得一副憂鬱青年的樣子呢哈哈哈哈。」

沒想到陸夜一個怒瞪,用力的揮開他的手,繼續抱著沙發枕,背著門口,像是在生悶氣似的。

 

「唐山,繳械他是怎麼啦?」發覺到陸夜的不對,幫主還是繼續抓著陸夜,轉頭問唐景。

「呃......」唐景苦笑,領著眾人進來,一邊和幫主說著「他從今天下午來就是這樣子了。」

「真是,這徒弟啊。」喵蘿扶額搖搖頭,做無奈狀。

「我也不知道他在生什麼氣呢。」唐景乾笑著說。

 

結果他才剛說完這句話,陸夜倏的站了起來,怒氣沖沖的走進唐景的房間,碰的一聲關上了門,隔絕了外界的干擾。

 

外頭瞬間一陣尷尬。

 

「果然是吃醋呢。」幫裡跟著來的一個花姐說。

「我也這麼覺得呢。」喵蘿白了臥房的門口一眼,然後像趕羊一樣把還沒進門的人通通趕了進去「好啦好啦!不管那小子了,大家趕快進來吧。」

 

唐景一邊說著抱歉,在最後一個人進門後合上大門。

 

眾人就這麼吃著各人帶來的食物,一邊看著跨年節目,一邊互相聊著天打鬧著。

唐景也和眾人聊著天,玩著遊戲,當中的內容還是脫離不了劍三,居然還有人提議要來真人切磋,幫主應好了之後,他們就開始各門派的切磋,沒有參與的其他人,就在一旁看著他們打鬧,妹子們當然沒有下去參與,在一旁加油吐槽,或是幫忙出戰術,場面一下熱鬧了起來。

 

「臥槽!你這招明明還在CD!!下限呢!」

「你搞錯啦!我就偏要......」

 

 

唐景沒有參與,一邊收拾著食物殘渣,把碗盤收進廚房裡洗。

 

收拾到一半,喵蘿走了進來。

「我來幫你吧。」說完便拿起一旁的碗盤,跟著唐景開始洗。

「謝謝。」唐景笑著說,然後繼續手邊的工作。

 

一路洗著,他們都沒有說話,唐景正想找點話說的時候,喵蘿開口了。

「繳械他啊,總是這樣呢。」打開水龍頭,喵蘿洗著碗,放在一旁的不鏽鋼架上時發出了小小的撞擊聲。

唐景苦笑,沒有說話。

 

「他其實比你想像中的,更需要你。」喵蘿轉頭看著他,認真的說著「也許他有時候挺任性的,不過這都是他喜歡你的表現。」

「嗯,我知道。」唐景笑說。

 

他又怎麼不知道呢。

唐景從小跟他一起生活,除了他離開家的那段時間,陸夜的所有的面貌,他都知道,自己出了社會多少有些變化,但陸夜除了外表,骨子下的那顆心都沒有變。

喵蘿也認識陸夜很久了,自然是知道他是什麼脾性。

 

「他可是小孩子,需要我們這些大人哄呢。」喵蘿打趣地揮了揮手,露出有些戲謔的笑容。

唐景一愣,笑了出來。

 

的確,還是小孩呢。

 

 

「等會兒幫主說要出去放煙火倒數,你去叫他吧。」喵蘿拍拍他的肩,然後走出廚房,往眾人的方向走去。

 

 

 

唐景敲敲房門,然後走了進去。

看見陸夜坐在書桌前用著電腦,似乎是在處理作業的事情。

自從陸夜因為研習而來到唐景家,那張桌子就擺在他房間裡沒有移動過了,也許是因為從那之後,陸夜時不時就會來唐景那裡住,他就索性不搬走,讓陸夜來的時候方便使用。

 

他看著陸夜坐在書桌前敲著電腦,桌燈的橘光搭著螢幕的光線照在對方臉上,映的他戴在臉上的眼鏡都泛起一陣銀光,唐景走到他身邊,探頭看他在幹什麼。

看到他走了進來,陸夜停下手邊的工作,看著唐景一會兒,伸手抱住唐景,頭埋進他的懷裡。

「等等,你的眼鏡會歪掉的。」唐景推了推他的身體,伸手拿掉他的眼鏡。

 

因為趕報告時常都要盯著電腦的關係,陸夜用眼過度,而有了輕度的近視,可他自己都不在意,還是每天打報告打遊戲,看起來就想是沒事一樣,要不是陸夜他媽發現哪裡不對,死拖活拉,加上唐景三催四請,他才去配了一副使用電子產品用的眼鏡。

 

抬臉給唐景拿下眼鏡,陸夜又撲進他懷裡。

 

唐景摸了摸他的頭,盯著他的電腦屏幕看。

「怎麼不去和幫主他們玩呢?外面很熱鬧的,你也聽到了對嗎?」唐景一邊說著,一下一下摸著他後腦的頭髮「在這裡一個人做報告,挺寂寞的啊。」

陸夜還是維持那個姿勢沒有動,任唐景摸著。

 

「我看你似乎挺期待和他們一起的,怎麼這會兒又鬧脾氣了?」想著那時候,他跟著幫裡的複製黨齊齊刷著答應的話,唐景就能想出他坐在電腦螢幕前,那副心癢難耐的模樣。

 

陸夜從小個性就挺彆扭的,不太說話,想要的東西開不了口要,又總是那副兇巴巴的模樣,還見誰咬誰,大人們總覺得他哪裡有問題,小孩也覺得他不好相處,久而久之,便造就他這般孤僻的個性。

雖然長大之後,在唐景的眼裡看來好了很多,但看他還是沒有什麼交心的朋友。

 

也許就是因為這樣,他才這麼依賴自己吧。唐景這麼想著,臉上情不自禁地露出微笑。

 

「等等幫主他們要去外頭放煙火倒數,我們去吧?」唐景問。

 

等了許久,陸夜才緩緩的點點頭。

 

「繳械啊!我們等你多久了!!真是的自己一個人耍孤僻,還要唐山把你叫出來。」幫主一見他們倆從房間走出來,便對他們嚷嚷「走走走!!去外頭那公園放煙火啦!!」

 

眾人浩浩蕩蕩的前進,到了公園,便七手八腳地把買來的煙火拆開,沖天炮啊仙女棒什麼的,應有盡有,大家都玩了個透了,男性們還玩起了擲煙火追逐的危險把戲。

 

唐景和陸夜看著嚷嚷的眾人,站在後頭一點的地方。

「熱鬧吧。」唐景對陸夜說著。

陸夜看著大家的方向,點了點頭。

 

「這樣熱鬧我也是好久沒體驗了呢,」唐景搓著手,打了個寒戰,感慨地說著「大家還真是年輕啊。」

 

伸過手,陸夜把自己剛剛放在口袋,被暖暖包溫暖的手掌,握住唐景發冷的指尖和掌心。

 

「真溫暖呢。」唐景低頭看著他被陸夜握住的雙手,露出幸福的微笑。

 

這時幫主大叫著,舉著戴錶的搖晃。

「欸欸!!五十九分了快快快!!!」

「五、四、三......」

 

那剎那,陸夜俯下身,唐景就看見陸夜的臉在他眼前放大,然後嘴唇碰到了柔軟的東西。

沒有佔有,沒有慾望,只有溫存。

 

在大夥數到一的同時,天空火光乍現,煙火在天空散開。

一瞬間,火光燦爛。

 

陸夜放開唐景的唇,站直身子,看著滿天絢爛。

 

「新年快樂。」陸夜笑了。

 

唐景眨了眨眼,和他又靠得緊些,左手十指緊扣著他的右手。

 

「新年快樂。」

唐景也笑著說。

End.

謝謝各位小夥伴的關注 期望能在下個作品裡相見:)))

评论 ( 6 )
热度 ( 18 )

© LNs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