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固定更新♦
劍三一直線
cp 策藏 明唐 忘羡 莫毛莫可逆 喻黃

最近嘗試各種劍三cp中

《劍三》【明唐】哥哥你笑起來好醜 大綱文 part4

沒梗了 怎麼辦(

艾特小夥伴 @逢魔时刻 


§四


陸夜來的那日,是個陰雨天,唐景在聽到電鈴時,才把雙眼從案子裡拔出來,看了看手機時間日期,才恍然大悟的小跑去開門。

開門了之後,他又怔住了。

 

一改他對陸夜先前的印象,面前的人留著一頭齊耳的短髮,比他高半個頭的身材,穿著白色衛衣七分牛仔褲,面容多了份先前沒有的柔和,但還是面無表情的擺臭臉,即便如此,也沒有讓人難以靠近的感覺,更多的時候看起來像是在發呆。

看到陸夜的當下,唐景突然想到一條歌的名字。

最熟悉的陌生人。

想到這裡,唐景心突然抽了一下。

很疼,疼的想哭。

 

「唐景?」對方眨眨眼問。

「…你變挺多的,一時沒看出來哈哈哈。」唐景撓了撓後腦,乾笑著打哈哈「進來吧。」

陸夜點點頭,便跟著他進去。

 

「我這兒只有一間臥房,剛好我最近工作上有個案子挺忙的,就不睡了,房間整理起來給你,你就睡那,浴室在臥房隔壁,用具我都重新買了一副,你就用著吧,如果需要做事,房裡的桌子也清理起來了,其他有什麼需要,再對面書房找我。」劈裡啪啦的說完,唐景捏捏鼻樑,眨了眨乾澀的雙眼,邁步打算朝書房走去。

 

「唐景。」這時,陸夜叫了聲。

「怎麼了?」唐景停下腳步,沒看著他。

「你……最近過的好嗎?」陸夜問。

 

唐景差點笑出來,那種感到難受的笑。

又是這種可笑的開場白。

 

「挺好的,」頓了頓,他又說「遊戲裡也挺好的。」

「是嗎…」陸夜沒說什麼,只是語氣有點失落,至少在他聽來是這樣「今晚一起打個副本?」

 

聽到這,唐景心一緊,想要開口答應,卻又把那個好字梗在喉裡,硬生生吞了下去。

「……不用了,我案子還沒弄完,等我弄完吧。」

「………好。」

 

然後他便聽到臥房關門的聲音。

長長的舒口氣,他快步走入書房,頹然地在桌前坐了下來。

 

變了,一切都變了。

不光是陸夜,他自己也變了。

他曾經以為,那個一直在他身旁的少年,會一直陪著他,無論自己做了怎麼樣的決定,過了怎麼樣的人生。

可惜的是,他錯了,錯得荒唐,錯得離譜。

 

他長大了,陸夜也長大了,要對方繼續纏著自己,也是不可能的吧。

 

甩甩頭,把這些亂七八糟的想法除去,他碎念著「工作、工作」,又把自己埋了進去。

 

他們又一起生活了,但唐景還是如同從他家逃回家那次般,迴避著陸夜。

他的工作時常要忙到很晚,早上去公司,晚上在書房繼續趕案子,似乎沒有一刻停下工作,早出晚歸已成習慣的他,為了方便他只好再打一把鑰匙給陸夜,也當做個備份。

 

不見到對方就沒有任何問題。他這樣想著。

 

陸夜的生活很規律,早睡早起,在外頭吃完晚餐回家,跟唐景完全沒有任何接觸,除了一開始見面的那些話,他們沒有再對話過,就這樣任由時間流逝。

 

唐景公司案子結案的時候,陸夜的研習進行到第五天,那天他和同事一起去了客戶訂下的餐廳,客戶是個女性,被邀請時他有些猶豫,畢竟自己也不喜歡應酬的場合,平常也是極力避免,但在同事的慫恿下,他還是去了。

唐景很喜歡劍三,也很喜歡自己的門派,所以平時也喜歡在自己的物什弄上不引人注目的裝飾,懂得人就會明白,不懂的人就當是特殊圖騰,美觀也能起到發廚的作用。

 

沒想到的是,客戶居然也同樣是劍三的玩家。

「哎呀,唐先生你手機上的那個是劍三唐門的門派logo嗎?」

「啊,是的。」唐景愣了愣才回過神來「徐小姐也是劍三的玩家嗎?」

「是啊,我男朋友也有在玩呢!他玩天策,我玩明教,我們在一起的時候都在打遊戲呢。」對方呵呵笑著說「要不……記一下id,回去加了指不定能一起玩玩?」

「行,」唐景也不是個喜歡扯來扯去的人,既然對方有意,自己也沒甚麼好拒絕的「那徐小姐的id是甚麼呢?」

 

「『聘禮是小魚乾』。」沒有一秒的猶豫,她說。

聽到這個id唐景的笑容瞬間僵在臉上,眉頭不自覺地皺了起來。

 

「那唐先生的id是?」似乎沒有發現他的神情不對,徐小姐順著他的問題反問。

「……『鯨魚訣』。」他隨口報了一個當初為了練驚羽訣心法的小號的id。

「哈哈哈還真是角色如名啊!唐先生玩的是唐門的驚羽訣吧?」

「是啊。」他回。

「唉,哪像我,取這奇怪的名字…」

 

「徐小姐…」唐景勾了勾嘴角,發抖的手抓緊褲子上的布料「……您遊戲裡有情緣了嗎?」

 

對方聽了他的話愣了愣,又呵呵的笑了起來。

「我男朋友挺會吃醋的,連遊戲裡情緣都要和我綁一起,佔有慾強的很,我當然和他綁一起了。」她撫了撫自己的頭髮「難不成唐先生想和我求情緣嗎?」

「不…我只是好奇。」他一邊說著,抓緊的手指節發白「畢竟像徐小姐這麼好的姑娘,想必很多人追的。」

「唐先生過獎了!」抿嘴一笑,對方心花怒放的話語像巴掌一般,拍的他臉掌掌響亮「不過我也很喜歡我男朋友,就算很多人追也是沒機會。」

 

唐景不知道自己怎麼回到家的,只知道自己喝醉了,在玄關滑了一跤,發出很大的聲響。

想當然爾,陸夜聽到那聲響便出來查看。

 

「……扶、扶我一下。」他有些窘迫的說。

陸夜趕緊上前伸出手,讓唐景抓著自己的手站了起來。

「沒事吧?」陸夜問。

「沒事沒事,只是……」喉頭一鯁,他突然說不下去了。

 

只是什麼?

只是摔了?只是意外的跟情緣面基了?只是意外的發現情緣腳踏兩條船?

 

只是……發現自己被渣了?



「唐景?你……」看著陸夜那副欲言又止的神情,唐景覺得疲憊的想揉揉眉眼,碰到了自己的臉頰,才發現自己哭了。

「我…不……」他撇開臉,捂著自己的嘴發不出聲音。

 

然後,陸夜伸手拉住他的手掌,捏了捏他的手,沒有說話。

就像貓爪輕輕地的撓著他的心底,撓開了他硬生生壓進心底的情緒,也讓他多年來僵持不下的心緒軟化,他用手臂抵著自己的雙目,淚水沾濕了袖口。

他咬著唇,口中時不時發出破碎的嗚咽。


他們在這一晚,回到了從前,就像小時候一樣,在同一間房裡,說著他們各自的事情。


TBC


......話說這樣算是被渣吧??算吧???

我也不知道(

评论 ( 6 )
热度 ( 14 )

© LNs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