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固定更新♦
劍三一直線
cp 策藏 明唐 忘羡 莫毛莫可逆 喻黃

最近嘗試各種劍三cp中

《劍三》【明唐】哥哥你笑起來好醜 大綱文 part3

晚上有事 怕忘記發先發

爆字數了 估計會到5或6 也有可能到7
研習還有工作內容的部分因為沒有定義是什麼系所什麼職業 就隨便寫寫 看的人就隨便看看吧(###

然後我就是想要寫兩個情商很低的人 互相喜歡卻連喜歡是甚麼東西都不知道的故事☺
寫著寫著都不像大綱文了(((

依舊艾特一下小夥伴 @逢魔时刻  


§三

唐景發覺奇怪的時候,是陸夜要考高中的前一個禮拜,那天是週六,學校不用上課,他特地買了杯他喜歡喝的飲料和甜點去他家看他,沒想到差點吃了閉門羹。
還是陸夜他媽死拖活拉,把他房門掰開讓唐景進去。


陸夜對他的到來似乎沒有感到訝異,只是抽出一旁立著的矮桌放在地上,又抽了兩個坐墊,一個給自己,一個給唐景。
唐景坐下後,便開始打量著他的房間。


陸夜的房間很乾淨,除了書桌因為堆了教科書有些雜亂,桌前那面白牆貼滿了寫了單字的便利貼,除此之外的地方都挺乾淨的。
乾淨是乾淨,卻是一點生氣也沒有。

「你下週考試,我買了你喜歡的東西,喏,巧克力蛋糕和茶。」他將他買來的東西放到桌上,開始拆著蛋糕的包裝。
「嗯。」只是應了聲,陸夜就這麼默默的看著他動作。

「你讀得如何啊?看你這些日子都沒上線,肯定是在用功唸書吧?」把拆好包裝的蛋糕遞給陸夜,唐景拿起叉子吃起自己那份。
「還行。」陸夜也默默地吃了起來。
「下禮拜要上線啊,最近剛改95,你回來我可以帶帶你,新東西還挺麻煩的。」

「貓他過得如何?」沒來由的,陸夜突然問了這句話。
他問的是唐景初中的時候,被陸夜撿回來的那隻貓。
撿回來之後就被唐景養著,先前陸夜常常去他那,貓也就偶爾蹭他幾下,不過畢竟是他撿回來的,陸夜也時常抱著牠玩,臉被抓花也是常有的事情。
那時候唐景便指著他的臉,笑他笑個夠。


這樣的日子從什麼時候開始停止的呢?
唐景忽然覺得,自己似乎很久沒和陸夜說話了。


「挺好的,還是那個樣子,餓了蹭飼料,高不高興都不理人。」說到這,唐景頓了頓「雖然看不出來,指不定牠挺想你的。」
「是嗎。」陸夜一口接著一口吃著蛋糕,沒有再多的反應。


氣氛突然尷尬起來。
不如說,他和陸夜相處,第一次有這樣的感覺。
努力回想著自己以前怎麼和他相處,卻想不出什麼能化解氣氛的方法——因為以前總是陸夜先找他,纏著他說話。
自己分明沒有同他說過什麼,卻在不知不覺間,習慣了對方這麼纏著自己。


突然意識到這件事,唐景有些心慌。
也許,是他做了什麼不對的事情,道個歉,就能恢復先前的樣子了。
也許,是快要考試了,陸夜需要自己的空間,而他突然來叨擾,肯定很困擾了。
也許,是對方長大了,不想纏著自己了。
也許,他有了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所以不需要他了。


也許......自己該習慣沒有對方的生活了。


那天他忘了自己原本的目的,落荒而逃,飛也似地逃了回家。


從那之後,唐景就再也沒見過陸夜。
不知道是他刻意避免,還是意外巧合,陸夜的作息總是和他岔開,加上他升了大三,課業也忙了起來,自然是沒時間在想這些事情。



大四畢業之後,唐景找了份與自己專業相符的工作,工作地點在外地,他也就自然而然地到了外地去了。
遊戲裡的生活沒什麼改變,和之前一樣,每天日常jjc跑商,偶爾閒暇的時候當個假風景黨,外頭工作普普,遊戲生活悠閒,日子還算過得去。


過著過著,又到了劍三七夕任務的日子,轉瞬間他也和妖喵哥情緣快四年了。
一個在遊戲裡的情緣能一起這麼久,大家都覺得不可思議,但轉念一想,唐景這麼個好人,一定是對情緣緣處處周到,愛護有加,說實話唐景對妖喵哥也不壞,就是平淡了點,特殊節日和生日炸個煙火,一起在遊戲裡到處逛逛,話語間沒有你情我愛,但就是多了分在一起久了的默契,平時的對話,除了有人胡鬧時秀一下恩愛,還是和他們情緣前差不了多少。

不一樣的是,唐景對好友名單多了份在意,時不時看著陸夜的頭像,亮的時候高興了一下,卻總在對方密聊自己的時候,又說謊說他有事,不亮的時候,又有些小小失望。

久而久之,陸夜也不在找他了。


一天,他一如往常的和李二狗一起jjc,刷幣刷到一半,他手機突然響了,瞥了眼發現是家裡的電話,他開了麥說了聲,在李二狗的怒罵聲中接起了電話。
「喂?」
「小景啊?最近過得如何啊?」開口的是老媽,和平時一樣,隨便問問家常的開頭,就是有事要找他。
「挺好的啊,怎麼了嗎?」他回。
才剛說完,他便聽到對面有另外一個說話的聲音,然後老媽說了幾聲「真的嗎?不需要......」,對方又回答了幾句話,老媽才又接回了話筒。

「換個人聽,你等等啊。」
然後他便聽到那頭的窸窸窣窣,換手的聲音,老媽又對對方叮囑了幾句,對方才對話筒說話。


「喂?」
正納悶著,他便聽到對方的聲音,霎時發怔。


許久沒聽到的聲音,聲線變得有些低了,帶著股青春期過後,即將成熟的半點青澀,從他的聲音聽來,似乎有些緊張,當中又帶了點興奮和欣喜。


「喂?唐景?」對方又喚了聲,才把唐景從發愣的狀態帶出來。
「喂、喂?我在。」
「你......」像是不知道要怎麼開頭似的,他又問了和他媽媽一樣的問題「最近如何?」
「挺好的。」
「最近我們學校有個研習,剛好...在你們縣,因為參加的只有幾個人,學校沒有經費幫我們找住的地方,」他頓了頓,聲音有些猶豫「所以我想問問能不能去住你那兒。」


聽完唐景沉默起來。
說不行,好像有些不近人情,有種他自己在鬧彆扭的奇異感;說行,又好像他這幾年來僵持不下的什麼東西被他拋棄,莫名的產生了敗陣感。


「不行也沒關係,我和其他同學一起找旅店就行了。」聽他沒回答,陸夜便自己接了話,才剛說完,他便聽見老媽在一旁罵咧咧的說著什麼,隨後電話便被扯了過去。
「唐景!你怎麼拒絕他了?人不過是個學生,沒那麼多錢,你個在工作的,給人家住個幾天,會少塊肉?又不是什麼陌生人,你們小時候不是常常黏一起嗎?真是!長大了就把人家拋棄了?」

聽到這唐景苦笑。
搞得他像是什麼負心漢,偷走了姑娘的心就跑,標標準準一個渣男。
對方可不是什麼姑娘啊。唐景在心裡頭想著。


「欸怎麼不說話了?你是收還不收啊??又不是攜家帶眷,也不是帶群同學去,就他一個你在那兒搞什麼奇怪的矜持啊?還不......」


抵不過老媽的珠連砲,唐景最後還是應下了。


TBC

评论 ( 1 )
热度 ( 11 )

© LNs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