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固定更新♦
劍三一直線
cp 策藏 明唐 忘羡 莫毛莫可逆 喻黃

最近嘗試各種劍三cp中

《劍三》【明唐】哥哥你笑起來好醜 大綱文 part2

繼續來更

還是艾特一下小夥伴 @逢魔时刻 


§二


唐景上了大二的時候,陸夜正好考高中,但還是天天搬著筆電,往他家跑,日常副本攻防跑商,樣樣不漏,玩得不亦樂乎,甚至有些過頭的傾向。

 

「你要考試了不是?」終於忍不住了,有天唐景摘下耳機,問他身後的陸夜。

「期中考剛過。」回答只是平平淡淡的五個字。

「考高中的話不用擔心。」似乎知道唐景要問什麼,還沒等他開口,陸夜便自己接了,背對著他,眼睛還是看著電腦螢幕。

 

「我說你啊,不擔心成績嗎?這樣下去,你媽可要以為我把你帶壞了啊!」唐景無奈的說著。

「沒事,」陸夜說,勾起的嘴角被螢幕光照的發亮「我成績好。」

 

看著他那跩個二五八萬的表情,唐景聳了聳肩,轉回面對螢幕。

才一轉回去,唐景就愣了。

 

一顆真誠之心在他砲哥號的腳底炸開,旁邊則是一隻一蹦一跳的喵哥號。

“聘禮是小魚乾”俠士在唐門對“唐山景秀”俠士使用了傳說中的【真橙之心】以此向天下宣告:“聘禮是小魚乾”對“唐山景秀”之愛慕,奉日月以為盟,昭天地之為鑑,嘯山河以為證,敬鬼神以為憑。從此山高不阻其志,澗深不斷其行,流年不毀其意,風霜不掩其情。縱然前路荊棘遍野,亦將坦然無懼仗劍隨行。今生今世,不離不棄,永生永世,相許相從!各位俠士可火速前往唐門共同見證“聘禮是小魚乾”俠士這段驚天地泣鬼神的真橙告白!

 

唐山景秀是他,聘禮是小魚乾是喵哥。

那個喵哥是唐景在打本時認識的,是個妖。

從前就說她自己愛明唐愛的連主號的秀秀都放置了,就為了吊個砲哥來組CP,妹子手法犀利,不拖泥帶水,待人處事也颯爽,也時常和他一起討論手法配裝,兩人的相處沒有什麼曖昧的你儂我儂,這是大家都知道的,雖然唐景不討厭他,但也沒有兒女私情的愛戀。

這也是大家都知道的。

 

不過妖喵哥卻突然炸了煙火,炸的還是海鰻綁定情緣的真誠之心,這樣案情就不單純了。

唐景不是不明白這是什麼意思,只不過自己就是對人家妹子沒意思,要是這麼答應了豈不是辜負人家?

所以唐景決定,先裝傻。

動手打了#恐慌#恐慌,他決定靜觀其變。

 

但連發送鍵都沒按出去,他便發現妖喵哥的頭上多出了個賞字,接著便見一旁”日夜繳械”ID的喵哥沖了上去,隱身繳械刷刷幾下便把妖喵哥打死了。

妖喵哥隨後便在白屏刷著#流淚#流淚的表符。

 

日夜繳械是陸夜的ID。

 

[風車用臉擋]說:抓奸現場!!!#刀#刀#刀

[摳腳的跑速]說:圍觀吃瓜!!!

[蝶生的真美麗]說:前排吃瓜!!!!

[風不來有山]說:前排吃瓜!!!!

[醫者仁心]說:前排吃瓜!!!!

[任上馬]說:前排吃瓜!!!!

[石更白勺]說:排吃瓜!!!!

[該趕稿囉]說:吃瓜!!!!

[繁華如屎]說:瓜!!!!

 

「欸我說你幹什麼啊?」看著刷刷往上的白頻,唐景一臉懵逼的轉過頭看著陸夜,語氣有些不滿。

「沒幹什麼,手滑。」陸夜沒有回頭,唐景看不到他的表情,卻覺得他的聲音冷的掉冰渣子,宛若化不掉的千年寒冰。

「你……」唐景歎了口氣「人妹子說不定是開開玩笑,不必這樣吧。」

「開玩笑?」他彷彿都能聽到陸夜的冷哼,像是火山爆發的前兆「我就殺他退服到後悔開這個玩笑。」

「別把事鬧大啊!玩個遊戲好好的,也沒多大仇,有必要嗎?」唐景有些緊張。

 

這時,妖喵哥出來說話了。

[聘禮是小魚乾]說:我特愛砲哥!!唐山哥麼麼噠!!!!!!

唐山哥是妖喵哥平時叫他的名字。

 

唐景看著那白屏正要回訊息,就聽見私聊通知音。

[聘禮是小魚乾]悄悄的對你說:唐山哥我是認真跟你求情緣的我真的喜歡你挺久的不比先前的任何一個妹子我希望你好好考慮

 

看著那句話,原本為了解開誤會,而打在白頻的字,在他看到密聊的同時,久按著刪除鍵把它去掉了,唐景看著那串紫色的文字,突然想起李二狗說的那些話,想了想開始重新打字。

 

你悄悄的對[聘禮是小魚乾]說:好啊XD

 

然後買了顆真橙之心炸給對方。

 

“唐山景秀”俠士在唐門對“聘禮是小魚乾”俠士使用了傳說中的【真橙之心】以此向天下宣告:“唐山景秀”對“聘禮是小魚乾”之愛慕,奉日月以為盟,昭天地之為鑑,嘯山河以為證,敬鬼神以為憑。從此山高不阻其志,澗深不斷其行,流年不毀其意,風霜不掩其情。縱然前路荊棘遍野,亦將坦然無懼仗劍隨行。今生今世,不離不棄,永生永世,相許相從!各位俠士可火速前往唐門共同見證“唐山景秀”俠士這段驚天地泣鬼神的真橙告白!

 

[摳腳的跑速]說:#恐慌

[石更白勺]說:恭喜啊#刀#刀

[蝶生的真美麗]說:#恐慌

[風不來有山]說:恭喜恭喜#笨豬

[繁華如屎]說:#恐慌

[任上馬]說:#恐慌

[醫者仁心]說:歐沒帶抖~~~

[風車用臉擋]說:恭喜!!!#玫瑰#玫瑰#玫瑰#玫瑰

[該趕稿囉]說:#噢

[唐山景秀]說:#大笑

 

接受著大家的祝福,唐景看著螢幕,心如止水。

他沒有喜歡的人,可是有人喜歡他,既然如此,那便試試吧。

 

正當他這麼想著,便看見頻道上的一串黃字。

 

您的好友[日夜繳械]下線了。

 

轉頭看著陸夜手腳麻利的收著他的電腦,唐景隨口問了句。

「你要回去啦?」

「嗯。」陸夜回答。

「你大戰打了嗎?跑商呢?茶館江貢攢了沒?」

「一天不做不礙事。」說著的同時,陸夜已經把東西收好,連招呼也沒向唐景打,頭也不回的走了。



從那之後,陸夜就再也沒有出現在他的房間裡了。

 

TBC

评论 ( 4 )
热度 ( 15 )

© LNs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