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固定更新♦
劍三一直線
cp 策藏 明唐 忘羡 莫毛莫可逆 喻黃

最近嘗試各種劍三cp中

《劍三》【策藏】秋霜落淵〈落二十五〉

二更達成(虛脫


§二十五

 

「你看起來很驚訝,表情像極了個呆子呢。」墨白掩嘴輕笑著,彷彿他們還在那小屋裡,如之前一般談天說笑,現在對他來說,好像也是一樣的場合,差只差在葉秋英被綁著,而且身上多了傷罷了。

「......是你嗎?」拳頭緊握得指甲嵌入掌心,他覺得嘴唇有些乾澀,唇間的一開一合彷彿都要耗盡他的生命「這一系列的事情,都是你做的嗎?」

 

只見墨白面露疑惑,困惑的表情一點都不像裝的。

「秋英你指的是哪件事呢?」

「派人攻擊我,把我哥和我綁來這裡,」望向對方的雙眸,依舊是波瀾不驚,宛若平靜的死水,趴在湖邊,只能看見自己的倒影「這些事情都是你主使的嗎?」

「啊──你說的是這事啊,」笑了笑,墨白一臉無所謂的說著「算是半對,因為這事有一半是出自我的私心。」

「私心?」

「是啊,包括你身體裡的情蠱也是。」

「什......?!!」

 

還來不及對墨白的話語感到吃驚,他便感到體內的有股氣息在騷動亂竄,這樣的感覺使他下腹一熱,身子發軟,手被束縛住導致他人用力地摔在地上,頭抵著冰涼的地面逼迫自己冷靜下來,他掙扎想解開繩子,但身子卻止不住地發抖,牙齒顫地喀喀作響,時不時磨蹭到地面的快感,撩起他翻覆的情慾,這一瞬間他瞪大雙眼,張口想將自己的舌頭咬下。

看踐踏這舉動,墨白一個箭步抓住了他的下顎,連帶將他人拉了起來,一絲血絲從他唇邊留下,用力的扳開他的嘴,墨白的眼神冷了下來。

「想要咬舌自盡?我不會給你這個機會的。」

「你...為什麼......咳...咳咳......咳......」

這個動作使他喉嚨收緊,一股腥甜氣味流過,嗆得他口鼻滿腔都是血的味道。

 

為什麼要這麼做?

這是在他腦子被情蠱攪成糨糊時,唯一還有在思考的問題。

他以為在他們相處的年歲裡,已經足夠他了解這個一起長大的朋友,看透這個黑發披肩的萬花男子,他的喜怒哀樂,他的七情六慾,他以為他已經理解了。

可惜,他什麼也沒看清,即使是現在,對方除了眼神有些冷漠之外,依舊平靜,深邃的黑瞳裡沒有一絲情緒,只有看破一切的空。

 

「你想知道我為什麼這麼做,對吧?秋英,」墨白伸手,輕輕地擦拭掉他唇邊的血液,動作溫柔地令他發顫,他只覺得眼前這個人,已經不是那個自己認識的兒時玩伴了「這個說來話長,你忍得住聽我說完嗎?」

 

「墨白!!!你!!你明明知道秋英的身體裡......」

「拖住他。」硬聲打斷葉冬語帶著哭腔,近乎懇求的語氣,話音剛落,便見那唐門男子抓起葉冬語的領口,順手點上他腦門下的啞穴。

 

「葉大少爺抱歉啊,等會兒就給您解開。」依舊是那痞痞的壞笑,唐門拍了拍葉冬語的肩,低頭將他身上的繩子綁得更結實些。

 

「抱歉讓你久等了,那我們開始吧,秋英。」目光又轉了回來,墨白微笑的看著他。





北邙久違的下了雨。

當然天策府也不例外的受到了天降甘霖,雨水滴落,府裡無論大小官階,都爭先恐後地衝入雨中享受這難得的大雨。

李禹淵倚在窗前的屋簷下,看著淅瀝的雨出神,雨滴拍打窗沿,彈起濺到他的身上,使紅衣布料染上更深層的朱色,濕氣染失了他的眉眼,使他的眼神有些沉重。

 

「師父!把窗關上吧!裡面的東西濕了怎麼辦?不然待會你要重謄卷宗了。」一旁的朱琇嚼著桌上的糕點,看著自家師父那神遊出天了的模樣,無奈地搖了搖頭。

回頭衝她一笑,李禹淵伸手打算關上眼前的這扇窗。

突然,天打雷劈,狂風呼嘯,閃電劃過天際,亮的他眨了下眼,這一瞬間,帶著兜帽的明教弟子舉刀向他砍去。

硄的一聲,身後的朱琇早已舉起長槍,抵擋住對方的攻擊,但那明教弟子旋刀一轉手腕,又是一波攻擊襲來。

 

「私闖天策府!有何目的?!」朱琇宏亮的聲音穿透整個隔間,旋槍突刺,反擊的攻勢直指對方的喉間,卻又在快要抵達的同時被擋了下來,咋舌甩槍打算在一波攻擊時,自己的槍卻被抓住了。

「來此何意?」李禹淵冷冷地說著,見對方沒有戰意時,拉了徒弟一把,打算好好談話,但態度卻無一絲一毫的好氣。

 

「冬語不見了。」對方不是個多話的人,一開口便說出自己來此的目的。

「與我無關。」迅速地回答他的問題,李禹淵的眼神依舊充滿戒備。

「秋英也不見了。」兜帽遮住對方的臉龐,更看不出他那面無表情的臉上有任何一絲情緒,但從話語裡,便能感受到他的焦急。

 

「......」李禹淵沒有說話,眉頭緊皺,冷靜戒備的眼神開始出現裂痕,擔心的情緒從中傾出。

 

「所以我想,」見對方沒說話,陸靈舉起彎刀,做出攻擊的架式「是不是你把他帶走的。」

「我說了,與我無關。」語氣有些強硬,李禹淵的眉頭皺得更緊,右手握緊長槍,殺氣暴露無遺。

 

這次,換成陸靈不說話了。

兩人手持武器,刺人的攻擊氣息瀰漫著,即使狂風吹打擾亂了室內,也沒有影響他們的僵持不下。

這個互不相讓的狀態不知道過了多久,陸靈先卸下了戰意。

也許是對大少爺的安危感到焦急,有也許是因為從這裡挖不到什麼信息,他轉身跳出窗外,消失在霧茫的雨裡。

 

李禹淵鬆了口氣,放下長槍,看著一片狼藉的室內,突然想到方才那個名叫弟子所說的話。

『是不是你把他帶走的。』

 

──他說的是「他」,而不是「他們」。

<待續>

===============================

我很歡快得跟喵哥說了【你跟你徒弟弟結情緣就可以變成明藏了哇這樣跟我的故事一樣欸有沒有很棒棒】的事之後,他回我,他拜的是我的秀秀號,要結也是結七秀這隻

我說,可你本尊是喵哥啊,不是應該結本尊嗎?

然後他冷冷地說,他不搞基


......我說你本人是女的啊,你們西域人真難搞(Excuse me??

但是秀藏我還是可以接受噠pero(姣

评论
热度 ( 11 )

© LNs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