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固定更新♦
劍三一直線
cp 策藏 明唐 忘羡 莫毛莫可逆 喻黃

最近嘗試各種劍三cp中

《劍三》【策藏】秋霜落淵〈落十六〉

話說花太取材自小夥伴之一,當初他可能腦抽選了花太吧ㄏ,現在總嫌衣服醜

就光明正大的把他的名字拿來改改寫寫碼字,上回出現說他只當師兄的傳信鴿伐開心,這回只好多給他一點劇情ㄏ沒有

就來看看逗逼花太耍流氓吧ㄏ(並沒有

-------------------------

週四更下禮拜我會準時

-------------------------

 

§十六

 

脫離迷陣,他們終於抵達谷內。

風光明媚,一如既往,花谷仍舊一片風和日麗,身著黑衣的萬花弟子來來往往,有的慢步,有的採藥,一片祥和。

他們這一紅一黃,又騎在馬上,倒顯得突兀,顯得有些注目。

這樣的自我意識,讓葉秋英瞬間感到渾身不自在。

倒是尉遲隼,沒什麼在意他人的目光,左看右看,像極了剛進城裡的鄉下人,甚至連隻蝴蝶都能把他的注意力給引走。

 

這下換葉秋英不耐煩了,一把抓過他的後領,把他扯回原地。

「我說你能不消停些?毛毛躁躁的,明明不是第一次來,你興奮個什麼勁啊?」葉秋英面部抽搐,渾身散發著不耐的氣氛。

「失、失禮了......」聽他這麼一說,尉遲隼抓抓腦袋,搔搔臉頰,一臉歉意的站定。

「真是......」嘆了口氣,葉秋英下了馬,抬頭看著還在馬背上的他「喏,下馬?」

「啊?」一臉不明不白,習慣乘馬的他疑惑的迎向葉秋英的目光「離目的地不是還有......」

食指伸起,他指著一個方向,似乎是他的目的地。

 

「你去花海?正好,我也去花海。」說完,笑了笑,眼神示意「下馬。」

「你你你......秋英大哥你要用走的?」

「是啊,你也得走。還有不要大哥大哥的叫。」

「為、為什麼?!」

無法理解的表情在他稚嫩的五官上越發顯著,他緊緊抓著馬脖子,一臉驚嚇,也不知是對葉秋英說出的哪句話做的反應。

 

「在人家谷內,你騎什麼馬?多不禮貌。」

「這、人家不會介意的吧?只是個形式,何必如此......」

「我是商人,注重形式。」

 

最終,尉遲隼還是被葉秋英硬壓下馬了。

雖然挺心不甘情不願的,但他們牽著馬,天南地北的聊著,不知不覺就到了花海。

奇異的是,他竟沒有感覺到累,只有談天過後的歡愉,和在次見到花海的驚艷。

 

花海仍舊是萬紫千紅,五彩繽紛,絢麗的一如往常,也寧靜的一如既往。

花蝶翩翩,紫花綻放。

 

葉秋英牽著馬,不知不覺停下腳步,眼神凝視著這片美不勝收的景色,似乎在回憶著什麼。

 

「秋英大哥?」見他又如方才在迷陣時般,沒有表情也不說話,按耐不住,尉遲隼忍不住開口詢問。

「不...只是在想,似乎很久沒來了。」垂下眼簾,他拉了拉馬匹,往一個方向走去。

「秋英大哥以前來過?」跟著動作,尉遲隼將馬匹拉到另一側,與他並肩同行。

「是啊,以前常常來呢。」

似乎不願多說,他看著葉秋英有些奇怪,似乎不如方才那般健談,卻又像是思肘著什麼,靜靜的,要不是腳步還在走,身體還在動,他都要覺得時間是不是暫停了。

 

「我說......你會常忘記事情嗎?」冷不丁的,他冒出了奇怪的問題。

尉遲隼眨眨眼,點了點頭表示肯定。

「這是當然,人的記憶不可能長久,步入年邁的時期更是如此。」

「......我總覺得自己似乎一直忘東忘西呢。」一聲長嘆,他打趣的說著,顯得有些漫不經心。

 

正當尉遲隼打算回點什麼,還未啟唇便眼神一變,扯著馬匹向後一跳,與此同時扯下背後的長槍,往前一甩,差不到分秒,一招混元氣勁便打向他方才所站的地方,被這樣一扯,馬匹嘶鳴,掀起了花海中的寧靜,打亂了詳合的氣氛。

 

「離這遠點!!你這變態!!」

稚嫩的聲音響起,葉秋英頭也不抬,便知曉是誰。

 

「我說墨寒,能別一上來就這麼火爆不?」

看著腳邊被打出的凹洞,他嘴角抽搐,一身冷汗。

要是方才他往在往邊兒站點,準不定又被打成了重傷。

萬幸,萬幸。

 

面前,一位身著萬花弟子衣著的男孩,手舉著標誌性的毛筆,一臉凶神惡煞,用著恨不得剮他千刀萬刀的眼神,瞪著為尉遲隼,憤恨的咬牙切齒。

見葉秋英乾笑著打哈哈,眉毛一挑,嘴裡哼哼幾聲,連瞪了他幾回,才領著葉秋英向後方的屋子去。

 

沒想到尉遲隼卻沒事似的拍拍衣角,跨過那個凹洞迎了上來,順是站在了男孩的身邊。

「我說原來你叫墨寒啊,之前問都不回答,這下總算知道了呢。」

打著燦爛的微笑,尉遲隼露了一口白牙,笑吟吟的說著。

墨寒咬牙一瞪,甩著毛筆又是一陣攻勢,混元氣勁到處飛著,卻沒個打中的,不是擦邊,就是大歪,氣的他直跺腳。

一蹦一跳,尉遲隼哈哈的笑著,躲過所有的攻擊,舉著長槍便跑向遠處。

惱怒的發出不明的低吼,墨寒一跺腳,輕功起,往他的方向打去。

 

又嘆口氣,葉秋英乾脆自己走進屋裡。

一個看似廳堂的空間裡,一位長相斯文,黑髮如瀑的男子,側坐於桌前,手持書冊,另一手撐著下顎,樣貌慵懶,見有人進來,頭也不抬,目光仍舊掃著書上的文字。

在他身旁的椅子坐下,給自己倒了杯茶,仰頭一飲。

「陽羨茶,不過味兒有些怪。」

「攬星潭水泡的,我覺得挺好的。」男子輕笑,闔上書本,笑瞇瞇的看著他。

「那烏龜把屎把尿的地方,你也來泡茶?」

調侃了這麼幾句,他還是把茶飲下,飲個乾淨。

 

男子莞爾。

「好久不見了,秋英。」

「好久不見,墨白,」將茶杯放置於石桌上,葉秋英用下巴指了指外頭「在那之前能告訴我是怎麼一回事嗎?」

也給自己倒了杯茶,墨白倒沒向他那般一口飲盡,啜了一口,便置於桌面,煙氣裊裊,從茶杯揚起,飛騰置空中。

 

「也沒什麼,就是墨寒被那小兵說是女子,墨寒火了便見他就打。」打趣的說著,墨白呵呵的笑,沒有一絲慍怒,也沒有一絲勸阻。

「也不是什麼大事,你勸勸他行不?」扶額嘆氣搖頭,葉秋英已經對於這師兄弟倆無言以對。

 

「還管起了別人的事兒?倒是你,今天來做什麼的?」見他那樣子,墨白的神情依舊慵懶無比,看了他一眼,又是那看戲兒似的眼神。

「不都說來找你玩的?」眉一挑,他無奈的說著。

「你也只有有事的時候會來找我,這次還晚了幾日,」呵呵的輕笑幾聲,對方眨眨眼,笑容燦爛「說說幹什麼去了?」

 

哈哈的乾笑幾聲,葉秋英也起開玩笑的性子。

「我說你這兒有長記性的藥不?」

「嗯?」

 

「我覺得我失憶了,哈哈。」

開玩笑開到底,這麼荒唐,他總不會信吧。

 

原本抱持得這個想法,卻在看見墨白眉頭輕皺,表情僵硬的那刻打住。

 

「你說......什麼?」

==========================

求讚&留言(微笑

评论
热度 ( 1 )

© LNs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