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固定更新♦
劍三一直線
cp 策藏 明唐 忘羡 莫毛莫可逆 喻黃

最近嘗試各種劍三cp中

《劍三》【策藏】秋霜落淵〈落十五〉

哈哈哈哈放假我還晚更快揍死我(##

老師作業出太多了辣\O益Oノ

四天連假也不是這樣的(###

然後最近粉絲增加了謝謝愛戴

也希望大家多多支持這篇坑開的有點大進展比烏龜還慢的策藏喔ˊˇˋ(欲哭無淚

感謝(土下座

------------

周四更

------------

§十五

 

「師父!!」

只見那個年少的天策府兵,又蹦又跳的舉著長槍,著這邊揮手,完全沒有理會蒼雲弟子的咆哮。

 

「師父師父!阿隼使的槍法好是不好?」變著花樣,他點地一個衝刺,一瞬就到了他們面前,眨了眨眼睛,活蹦亂跳,好似精力用不完似的。

「破綻很多,出招時機過早,你能贏得更漂亮的,」出口之語雖然嚴厲,但李禹淵的表情卻是柔和的,伸手摸了摸他的頭,露出微笑「不過進步很多,繼續努力。」

「謝謝師父!」

 

盯著這對師徒,葉秋英只覺得無限溫馨,溫情無限,自己雖有過跟著一起經商,學習這個值為該有的技能,但那些人也不過是受父親之託,終究是一一離開,沒一個留下的,習武的師父也顧不到他,所以從小到大沒有個拉把自己的人,除了父母生下自己養育自己,他一直都是一個人走過來的。

 

「對了師父,」視線移轉,那名天策少兵探頭看向葉秋英,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又轉頭看向李禹淵,眼神閃爍「這就是師娘?」

 

此語一出,惹得他們三個一陣靜默。

葉武方整個人愣住了,聽到的那瞬就盯著葉秋英,赤裸裸的目光讓他覺得自己身上都要多出個洞來,而他自己則斜睨了李禹淵一眼,要他給個解釋。

「說什麼呢阿隼,誰跟你說師父是要來找師娘的?嗯?」面部的表情有些抽搐,李禹淵默默的扶住了自己徒弟的肩膀,手指輕輕一動,便見那個名叫阿隼的天策府兵一臉扭曲,全身僵硬。

「師師師師師師師父,痛、痛......」

「師父這次是奉上級命令行事,秋英少爺是送我回來的人,另一位藏劍山莊的少爺則是他的朋友,」見他一臉皮笑肉不笑,後頭都散發出汙濁的黑氣了「你說,哪位像你說得師娘了?」

「可是師姐說,這次師父下揚州,是去找師娘......」似乎很不是明白自己錯在哪,名叫阿隼的少年一臉疑惑,混雜著肩膀被捏住的吃痛,表情莫名的猙獰,好似被冤枉的犯人一般。

「好,很好,等等師父給你派個任務,你今天就別回天策府了。」放開捏著肩膀的手,李禹淵表情滿是無奈,一臉「給我洗好脖子等著你們這群熊孩子」的表情,阿隼則扶了扶似乎被捏出瘀青的肩膀,連連向自己的師父道謝。

 

「弟子無禮,見笑了。」壓著少年的頭,李禹淵強行讓他行了個禮,自己也深深一鞠躬。

「不會不會。」哈哈的乾笑兩聲,葉秋英擺了擺手「還未請教賢姪大名,不知該如何稱呼?」

「在下正八品宣節副尉,尉遲隼,見過先生。」拱手作揖,他行了禮報上自己的名諱。

「藏劍山莊流風弟子,葉秋英。」

「同上,葉武方。」

作揖回禮,他也同他說了自己得名字。

 

「對了師父,您說要派給徒兒的任務,什麼時候執行呢?」只見尉遲隼轉過頭去,看向拖肘沉思的李禹淵,他抬頭微微一笑。

 

「現在。」

 

*  *  *

 

「我說,你師父只是要你多休息休息,不是嫌你麻煩,要趕你走的。」駕著葉武方送來的絕塵馬,葉秋英扯了扯韁繩,慢下腳步,和尉遲隼並肩,看著他垂頭喪氣的樣子,忍不住出聲安慰。

「師父......你怎麼能放徒兒一個人,就這樣去花谷取藥啊!!徒兒會迷路的你知不知道啊師父!」聽他這麼一句,尉遲隼又開始嚎叫,哭天喊地,一哭二鬧只差不上吊了,這行到花谷的路上已經說了不下十次了。

見他又開始發牢騷,葉秋英深深的嘆了口氣。

他師父這般有禮且饒勇善戰,怎麼就教出這麼個膽小怯懦的徒弟呢?

看他在和那蒼雲對打時,倒是挺勇猛的,怎麼下了戰場就成了這副德性?

想當初他年幼,就能獨自來往萬花和山莊之間,雖未傳為佳話,但也足以讓人為之驚奇。

面前這個年少的天策府兵,看來也跟當時的自己差不了多少歲,性子倒是大相逕庭呢。

 

一邊這般想著,葉秋英也邊安撫著他的情緒。

「所以他才叫你跟著我啊,我知道怎麼破花谷的迷陣,你就別操心了。」

「真的?!」只見他眼睛為之一亮,一掃先前陰霾的情緒,神情興奮得不像同個人「葉大哥真厲害啊!什麼都懂,能識字又能經商,哪像我們這些從軍的,能行只有這身武功,廢了就沒什麼價值了呢。」

「琴棋書畫和經商,隨時都能夠學習,但唯獨習武,除了天分之外,也是需要有強勁的筋骨,雖說習武強身,但若方法不對可是會致命的,」緩緩的駕著馬匹,葉秋英看著前方,沿著記憶中的走過的路,領著尉遲隼一路往花谷的方向走「我呢,就是沒有習武的機會,所以對你們這些能習武的人,很是羨慕呢。

「所以我才回時常前去看人對戰,想說能夠學到些什麼,不過卻什麼都沒能學到呢。」

 

雖說對習武已無執念,但難免有些遺憾,看到那些肩頭並無祖傳家業擔子的人,也只能羨慕個幾眼,又要投身回工作裡去。

這樣的歲月,已經有多久了?

 

這樣的日子,已經過了多久了?

 

「葉大哥?」見他突然沒說話,尉遲隼疑惑的叫了他的名字。

「沒事,就快到了,我們加快腳步。」輕甩韁繩,他拾起笑容,對他笑了笑,向前奔去。

「欸欸!葉大哥等等我啊!」

「大哥大哥叫的,特奇怪的,叫我秋英就行啦。」



花谷內,一名孩童手執書冊,另一手拾起至於桌上的藥草,細細觀看又將其置回案上,拿起毛筆沾上朱墨,於書本上註記了幾筆,便又將筆放回硯上,拿起另一株藥草開始細細觀看。就這樣重複了不下數次,才將所有藥草置於藥臼之中,吐了口氣,似乎到了一個階段的結束。

此時,鳥類翅膀的撲騰聲響起,一只信鴿飛入,停在他的窗前,咕咕的叫了兩聲,向屋裡的人示意自己的存在,男孩正要搗藥得手放下,起身取下信鴿腳踝上的紙條,瞄了幾眼,便開門,往一個方向跑去。

 

陣陣笛聲響起,循著笛聲,孩童四下張望,手執方才剛拿到的紙條,神情有些著急,望向一處,眼神彷彿如發現什麼一般,手舉起字條,便衝了過去。

 

「師兄!!墨白師兄!!」

放下正在吹奏的笛,青年轉過身,看向從遠處跑過來的男孩,微微一笑。

「師兄,秋英哥哥說他快到了。」

見他這麼一說,青年神情微微一愣,又微微一笑,雙眼望向天邊,神情帶著些許笑意。

微風起,輕撫著他的髮絲,如瀑的長髮隨著風舞動,也吹起他紫色的外袍。


「這也是,好久不見了呢,秋英。」

============================

用了很久沒用的米字號 這個→*

下篇出場是花哥跟花太(?)

评论
热度 ( 5 )

© LNs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