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固定更新♦
劍三一直線
cp 策藏 明唐 忘羡 莫毛莫可逆 喻黃

最近嘗試各種劍三cp中

《劍三》【策藏】秋霜落淵〈落八〉

-------------------

周四更

-------------------

 
 

§八

 
 

那時他只感受到一片灼熱。

 
 

身旁火海茫茫,熾熱的空氣,彷彿要將他燒毀了一般,毀至殆盡,永不得生。

 
 

即使如此,他還是覺得全身冰冷。

 
 

顫抖著雙唇,他眼神渙散,全身知覺麻木,乾裂的喉嚨讓他聲音喑啞,甚至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救救我。

 
 

誰來...救救我......

 
 

哽在喉裡的呼救,化成淚水,隨著臉頰的弧度落入頸項,混入血水之中,肩頭的傷口早已將體內的血液抽乾,他吃力的抬著手,雙眼微閉,意識模糊。

 
 

『......我會保護你...』

 
 

你說你會保護我的。

 
 

我相信你。

 
 

永遠永遠。


 
 

倏的睜開雙眼,他看見的是籠罩在上的樹蔭,陽光透著隻夜的隙縫微微灑下,一點一點的光點好似滿天星辰,微微起身,他發現自己躺臥在馬車貨架上,看著四周靜止下來的風景,察覺到馬車並無移動的跡象,恍的回過神來。

 
 

他們正在前往天策府的路上。

 
 

他和李禹淵。

 
 

不記得自己是如何睡著的,他微微皺眉,掀開蓋在身上的布巾跳下車,腳步不穩,險些跌倒,扶住身後的車身,才穩住腳步。

 
 

四周張望,他發現附近的景像有些陌生。

 
 

當初就覺得奇怪,明明從藏劍離開的客人都走水路,天策府的將軍怎麼就走陸路了?

 
 

那時也就當他沒常識,沒見過世面,所以就沒多嘴問二庄主。

 
 

沒想到是有別的路可走。

 
 

只能說,不嗜水的人什麼都想得出來。

 
 

他葉秋英今天真正的見識到,路是人走出來的道理。

 
 

動動頸項,他一邊捏著痠痛的脖頸,一邊往人聲的地方走去。

 
 

好樣的李禹淵,竟敢就這樣把老子丟下,下次他連二庄主都不甩,直接走人。

 
 

想是這樣想,他也只能撇撇嘴,讓自己盡量保持面無表情的樣子。

 
 

「醒來了啊。」見他走過來,李禹淵微微一笑,將手上的食物遞給他,瞟一眼,發現是個肉包子。

 
 

「先吃這個墊墊肚子,等會兒就到揚州城了。」

 
 

「我睡多久了?」接過食物,他咬了一口,肉質鮮美,面皮鬆軟。

 
 

味道不錯。

 
 

「不久,不到一個時辰。」咬下最後一口,李禹淵用含糊的的聲音回答著,一邊嚼著一邊往馬車的方向走。

 
 

我只好跟在他身後,走回馬車那兒。

 
 

「現在幾時?」

 
 

「巳正時。」

 
 

的確不久。

 
 

咀嚼著食物,我這樣想著。

 
 

「看你挺累的,我就沒有把你叫醒。」右腳一踏,他上了馬車「還要繼續休息嗎?」

 
 

他搖搖頭,踩著邊邊的踏板,想坐到李禹淵身邊,不過身高使然,略現吃力。

 
 

搭了把手,李禹淵把他拉了上來,他順勢坐到他身邊,一甩韁繩,馬車又開始走動。

 
 

馬啼聲噠噠,身旁的景致隨著他們前行的速度後退,不出多久,他們便走出了林子,長時間處在樹蔭下,突來的陽光讓他有些不適應,瞇起眼,逐漸適應之後,他看見不遠的揚州城矗立在遠方,一條大路直通,車水馬龍,來來往往人群眾多。

 
 

他驚訝的張了張嘴,目瞪口呆。

 
 

「這、這麼快。」

 
 

「是啊,」扯一下韁繩,他放慢了馬車的速度,眼神一就直視著前方,嘴上回答著我的問題「先前來的時候,閒來無事試著走了一下,發現是條近路,之後就慢慢從這來去,之後來往藏劍都是走這裡的。」

 
 

「先前?」

 
 

「是啊,我那朋友還在世的時候,」輕輕一笑,他的表情有些惆悵,帶點苦味「這次來是奉命,之後不知道還有沒有機會再去。」

 
 

不知道有沒有機會。

 
 

即使有機會,也不會再去了。

 
 

畢竟對他來說,那裏只是個傷心地,即使是奉命前去,大概也很難受吧。

 
 

「不說這個。」他撇了撇嘴。

 
 

「嗯?」只見對方愣了愣,轉頭看他,一臉疑惑。

 
 

「不,我是說,」環起手臂,他露出無奈的眼神「既然你會這麼難過,就別再想不就好了,看了我也難受。」

 
 

…………

 
 

………………

 
 

一瞬的沉默,他趕緊將自己的臉捂起來。

 
 

他、他自己剛剛說了什麼?!!!

 
 

「我、我不是.........」

 
 

胡亂的在眼前揮了揮手,他結結巴巴的,想說什麼又說不出來。

 
 

「哈哈哈。」輕笑了幾聲,一掃先前的陰霾,李禹淵臉上笑容燦爛,心情好的哼哼幾聲,單手持韁繩,用空出的那隻手摸了摸他的頭「我知道你要說什麼。」

 
 

「是,是!」他咬牙,乾脆甩頭不理。

 
 

「別生氣了,等到了洛陽,帶你去吃好料。」

 
 

「你當我吃貨啊。」斜睨對方一眼,他沒好氣的說。

 
 

「不要?」

 
 

「............要。」

 
 

「不過謝謝你。」

 
 

「謝啥?」撐著額頭,他擺出一副大爺的樣子。

 
 

「沒什麼,就只是想說聲謝謝罷了。」

 
 

「你真奇怪。」

 
 

就這樣一搭一唱,他們倆聊天聊地,一路駕車前往金水鎮,不知是他刻意放慢速度,還是這段路就這般遙遠,到了金水鎮就已經接近傍晚了,他們只好於下榻客棧。

 
 

「就剩一間房,我這裡房數不多,兩位客官,體量體諒一下啊。」

 
 

「我是沒關係......」轉頭,他看向李禹淵,還是一副不為所動的樣子,只好掏出銀子「那今晚就住這吧。」

 
 

對方只是輕輕點頭,然後提起行李,準備走進客棧,看他沒事,葉秋英也就沒看著他,處理貨物去了。

 
 

處理完回到房裡,也沒見對方在裡頭,心想大概是出去了,他便隨便打發了晚膳,沐浴後早早睡覺去了。

 
 

子時。

 
 

房門突然碰的一聲打開,嚇得葉秋英整個人跳了起來,還以為是鎮里發生什麼事了。

 
 

抬頭一看,原來是李大將軍回來了。

 
 

「......我說,你出去我不管,三更半夜回來,吵人安寧啊,少爺我還要睡覺呢。」

 
 

捏了捏鼻梁,他只覺得疲憊,一天奔波下來,明日還須早起,這樣一吵他還睡的了嗎?

 
 

只見對方沒有說話,就只是斜睨他一眼,目光又收了回去,往前走了幾步,腳步有些不穩。

 
 

這......是喝醉不成?

 
 

「你......!!!」

 
 

看他踏著步伐,緩慢的向前走,然後一個踉蹌,往前摔去。

 
 

他趕忙從床上坐起來,扶住他往前傾的身體,重量壓在身上的瞬間,一身酒氣撲鼻,弄得他頭一暈,膝蓋喀到了床緣,痛得他疵牙裂嘴。

 
 

「你站好啊你!都幾歲了走路還不會走嗎?!」

 
 

也許喝醉的人反應都有些遲頓吧,對他的叫喊完全沒有任何反應,半晌,才緩緩抬頭,目光盯著他的眼瞳,張了張嘴,好似要說什麼。

 
 

「秋英............」

 
 

說完,便不由分說的朝他的嘴唇吻去。

 
 

《待續》

==============================

突如其來的踩油門

這樣似乎不錯。

依然求讚求留言OWOˇ

 

评论 ( 2 )
热度 ( 6 )

© LNs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