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固定更新♦
劍三一直線
cp 策藏 明唐 忘羡 莫毛莫可逆 喻黃

最近嘗試各種劍三cp中

《劍三》【策藏】秋霜落淵〈落六〉

------------------------

周四更。

------------------------

§六

看著攤在自己身上沒多久就睡去的葉冬語,陸靈扶起他的身子,慢慢的將他放倒在床上。

自十六歲時,被大他三歲的葉冬語拾回來,他成為了藏劍山莊的食客。

名義上的食客,實際上的護衛,感情上的兄弟。

他一直是這麼認為的。

在當他發現自己感情的時候,當下只有驚慌,以及想要抹滅這種情緒的焦躁。

他發現自己變得有些不一樣,特別是在看到葉冬語的時候。

心跳加快,思緒停滯,呆若木雞,種種跡象讓他覺得,他是不是病了。

這是兒女之情。

他曾經問過葉冬語的親生弟弟葉秋英,而對方是這樣說的。

然後他只能露出不明白的樣子。

兒女之情呢,就是俗稱的喜歡,甚至是愛,是想要把對方佔有,想要讓他只屬於自己一人,這種感情就稱為兒女之情,跟哥倆好的那種喜歡是不一樣的。

這個意思是……?

他喜歡上葉冬語了?

他曾試過,即使只是遠遠的望著,心跳加速,思緒停滯,呆若木雞。

還是一樣的反應。

然而他還是知道,這份戀情,是不能被允許的。

即使兩情相悅。

更何況,他們又非互相喜歡,這只是他的單相思罷了。

這是份無法說出來的的情愫。

無法被世人看好,無法被世間祝福,不僅僅是因著他們關係,身為明教弟子的身份以及種種因素,都足以證明。

將來,他會成家,立業,生孩子,有孫子,只要那個時候,他能夠繼續在他身邊,也許……

嘆了口氣,他為對方蓋上薄被,輕輕地撫上他皺起的眉頭,觸碰的瞬間,眉心書展,對方發出一聲不明的呻吟,又沉沉睡去。

就讓這份情感,慢慢的消磨。

直至消失的那天。


也許是等的有些久了,他這樣呆坐在亭子裡,不知不覺間就睡著了。

被冷醒的當下,他自嘲自己傻,別人相約晚膳,自己卻從午膳過後便呆愣的坐在這兒等,不是傻是什麼?

胡亂抹了把臉,眼看著四下無人,他站起身敲了敲有些僵硬的背脊,準備走去樓外樓找李禹淵。

誰知沒走多久,就見陸靈唰的一聲從天而降,嚇得他心驚,連連倒退好幾步。

「我說你啊,好好走路不行啊,偏要走橫樑是做了什麼虧心事嗎?」撇了撇嘴,他嘟囔道。

「去照顧冬語,我去抓藥。」

陸靈一向話少,行事也快速,沒聽他抱怨,說完又唰地不見了。

……現在是演哪齣?

無奈的搖搖頭,他轉個彎往另一個方向走去。

看來怕是不能守晚膳的約了。

默默地在心中感到遺憾,頓了頓,又想自己為什麼要遺憾?這不是開脫的好機會?

不過內心的某個角落,似乎頗不甘願的,他第一次這麼糾結。

若換做他人,他絕對會毫不猶豫的爽約,衝回家宅照顧兄長,但這次他卻沒有這樣想,反而猶豫了很久。

好像自從遇到他之後,他就變了,變得優柔寡斷,變得猶豫不決,尤其是關於他的事情,在他面前也變得有些失常,也常常出糗。

所以他討厭他。

不過除了一開始見面的印象不太好之外,李禹淵似乎也沒做什麼讓他討厭的事。

但他冥冥中就覺得,這個李將軍絕非善類。

但又無法真的對他恨之入骨。

奇怪的感覺。

抓抓腦門,疑惑的情緒又多了幾分,他走神的向家宅邁進,誰料到轉角處出現了個身影,一時沒注意便撞個滿懷。

「小心點,你怎麼這麼冒冒失失的?」一聽聲音便知道是李禹淵,抬頭果然看見他那一直保持在臉上的笑「沒摔著吧?」

「……我說你都扶住我了,我是要怎麼摔啊。」

似乎有些無言的抱怨了幾句,其實他心中感到一絲絲的喜悅。

「以防萬一問一下,到時真的受傷就不好了。」

無法反駁。

不如說是不知道怎麼反駁。

他真的對他太溫柔,太好了,一個外人能夠將他照顧成這樣,還真是令人受寵若驚。

「時間不早了,等我去找個人,我們就去用晚膳。」

「啊,」聽到他這麼一說,他才突然想起他無法赴約一事,趕緊開口「我等會兒要去照顧我兄長,所以就不去了。」

「兄長?」他微微一愣,有些驚訝「原來秋英少爺有位兄長啊。」

「是啊,他自小體弱多病,這次我將太多事務丟給他,大概是累倒了吧,真是,總是不會拒絕我的要求。」歎口氣,他無奈的說著「也不知道照顧自己的身子……」

「那你去便是,無須管我。」

「失禮了,小的之後再給你陪個不是。」

語畢,便轉身離去,卻見他一路跟在後方,不說話也不做什麼,安安靜靜地走著。

他頓時覺得有些尷尬。

「……李將軍,我們是否同路?」

「嗯?我聽二庄主說是往這。」

「敢請將軍要找的人在何處?」

「說是在環碧湖舍的房裡。」

「……那人是否叫葉冬語?」

「是啊,」他笑開,用著明亮的雙眼看著我「秋英少爺識人無數,在下佩服。」

「…………那人便是我兄長。」

…………

一瞬間,萬籟俱寂,並非因夜深,而是因為尷尬。

「秋英少爺好預測,我們果真同路。」

笑笑的說著,他似乎在掩飾尷尬的氣氛,臉上的微笑有些僵硬,有些不對勁。

仔細一看,耳根紅了。

有必要如此羞憤?

忍住笑,便邀他一同前往。

就暫時不戳破他。

「哥。」推開房門,他見床上的人已經坐起,正看著其餘的公文。

見葉冬語這般認真,他走到床邊抽走他看了一半的紙張,提在手上晃了晃。

「哥你好好休息吧,陸靈給你抓藥去了,你是想要他再跑個三趟四趟?」頓了頓,他再補一句「這些我會找時間處理。」

「不,你太忙碌了,還是我來分擔一點吧。」見他擔心,葉冬語苦笑,嘴上還是說著那套。

「不准。」沒給對方反駁的餘地,他趕緊接了下一句「二庄主叫人來找你。」

「叫他進來吧。」似乎不是很想知道對方的身份,他揮了揮手,似乎是當成例行公事行了。

他朝門外喚了聲,李禹淵便走了進來,霎時,空氣似乎多了幾分凝重,他看看葉冬語,只見他臉一陣青一陣白,臉色有些難看。

「……你來這兒做什麼?」

從他的語氣,葉秋英感覺到他隱忍的怒氣,但殺意還是不改的散了出來。

「初次見面,」這幾個字似乎說的特別清楚,李禹淵抱拳作揖「在下天策府李禹淵,聽二庄主角消息前來。」

「哼,」輕笑一聲,他只覺得自家兄長的憤怒令他不解「秋英,你先出去,我想和這位將軍好好聊聊。」

說完視線移到李禹淵身上。

「將軍是否方便?」

「自然是可。」

火藥味嚴重,硝煙味四散。

「你們別打起來啊。」

抖了抖身子,他丟了句話便腳底抹油,溜了出去。

走到門口,忽然想起了一個問題:

他們倆是怎麼認識的?

《待續》

=================================

下回大家來吵架(##

评论 ( 2 )
热度 ( 2 )

© LNs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