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固定更新♦
劍三一直線
cp 策藏 明唐 忘羡 莫毛莫可逆 喻黃

最近嘗試各種劍三cp中

《劍三》【策藏】秋霜落淵〈落二〉

§二

「秋英!秋英你…?!!」

看見匆匆忙忙的兄長,風風火火的衝進自己的房間,他拿著沾血的布,轉頭看向來人的方向,還沒看L清楚,頭便被扳起來。

「怎麼受傷了?!不就只是去劍廬拿個貨物嗎?」

轉著他的頭,葉冬語一把扯過他手上的毛巾,為他細細的擦拭。

「不,只是摔倒了。」

閉著眼,他就這樣坐著任他處理。

「摔倒?為什麼會摔倒?」

「輕功飛到一半,被人抓下來。」

「抓?」聽著他誠實的回答,葉冬語皺了皺眉,將染血的布丟在一旁,開始幫他上藥「是誰抓下來的?」

「一個天策府的將軍,」睜開眼睛,他視線往上,看著葉冬語幫他上藥的手「二庄主叫他李將軍的樣子。」

「……李?」聽見他所說的話,葉冬語心中的預感慢慢的強烈起來「所以你就被派去服侍他了?」

「哥你消息真靈通,」他嘆了口氣,語帶無奈「就是這樣。」

感覺到幫他包紮的手抖了一下,視線往上,他發現對方的面頰一陣青一陣白,神情有些猙獰,帶著些許的殺意。

「哥?」疑惑的看著葉冬語的反應,他輕輕地喚了聲對方「哥怎麼了嗎?」

「你……」抿了抿嘴,葉冬語只是伸手摸摸他的頭頂,面露擔心的神色「小心行事。」

「會的,」站起身,他衝著對方一笑「我不會再跌倒啦。」

語畢,便跑了出去。

到底怎麼了?

一邊思考,葉秋英快步的走著,想著剛剛自家兄長的反應,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俗話說,脾氣好的人,生起氣來最可怕。

他還是安分點,好好走路吧。

看著葉秋英走了出去,葉冬語的臉冷下來,方才擔心的神情和溫柔的面容蕩然無存。

「陸靈。」

喚了聲名諱,唰一聲,一個身著明教衣飾的人影,出現在他身後的暗處。

「跟好他們,要是那個小將軍做了什麼舉動……」

瞇起眼,他眼睛瞪視前方,但眼裡看的卻完全不是前方那片靈山秀水。

「要殺了他嗎?」

低沉的男音傳入他的耳中,徵詢著他的同意與准許。

「不,把他帶到我這裡。」冷笑一聲,葉冬語攥緊手掌,眼中滿是掩不住的怨恨。

「我要親手殺了他。」

若不是八年前的那個事件,他們家族還不至於落入這步田地,秋英也不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

他要報仇。

他要對那個,毀了他們家族的兇手報仇。

*   *   *

快步的走在長廊上,葉秋英扶著頭上的傷,一邊想著方才葉冬語的神情。

沒想到哥會如此憤怒。

只不過摔了一跤罷了,雖說是撞到腦門,不過也只是皮肉傷,傷不了腦袋的

吧?

摸了摸額上的繃帶,他這樣想著。

之後去花谷,還是請墨白稍微檢查一下好了。

有他的醫術證明,哥就不會那麼擔心了。

「小心。」

突然,一隻手臂從前方攬住了他的腰,將他抓了回來,轉頭,發現是方才那位天策府的將軍。

「你剛才險些摔倒了。」

看他立馬將手抽開,指了指後方,葉秋英才發現,這裡是處加了大約一個人高的平台,方才他正往平台的邊緣走去,只要再多一步便會踩空,跌落下方。

他又失神了。

尷尬的張了張嘴,他抱拳作揖,頭低得都快貼到胸口了。

「多謝將軍相救。」

「不,」見他擺了擺手,露出微笑,紅色的虛虛隨著他的動作微微的擺動「我才是失禮了,就算是…還了剛才的人情。」

「多謝將……」

「毋需多禮,」話才剛說出口,對方馬上伸手制止他說話「在下天策府李禹淵,可否請問少爺名諱?」

「小的姓葉名秋英,李…將軍喚我秋英便可。」

原想直呼對方的名字,但他貴為藏劍山莊的客人,也不能太無禮。

反正也只是這段時間,他還是忍得住的。

「那,秋英…少爺,」看他似乎挺保持禮儀的加了稱謂,李禹淵露出苦笑,便在他的名字後方,默默加了個稱謂「傷口還好嗎?」

見對方問了這個問題,他楞住了。

這是在擔心他?

心頭像是彈跳不止的蹴鞠,砰咚砰咚的跳著。

突然發現自己的雙手不知道要擺在哪,他呆愣地將手滯於空中,動了動,機械的移向自己的頭部,用力的拍了拍。

「沒事沒事,小的打小頭殼硬,摔一下不成問題的。」

見他這樣大動作,李禹淵趕緊抓住他的手,緊張的跟看到他受傷的葉冬語一樣。

「別隨便拍,」伸出另一隻手,他的手掌輕輕的撫上自己的頭部摸了摸,擔心的看著自己「這樣會出問題的。」

被他一系列的動作驚住,他張了張嘴,不知道該說什麼。

該甩開嗎?

這樣如果被二庄主知道的話,又要被說無禮。

不甩開嗎?

這是關乎一個大男人的尊嚴啊,被摸頭什麼的,他又不是小孩女人,不甩開多丟臉。

可是,突然出現了個,打第一次見面,就這麼關心他的人,他怎麼可能……

就在他糾結該做出怎樣的行動時,忽地看見對方的面頰上出現了血痕,下一秒,殺氣爆出。

他趕緊轉身,黃金的衣袖飄蕩在空中,伸手一揮,唰一聲落下,他甩手一拍,血濺,地上現出了一枚暗器。

「陸靈!」他大聲的叫出來,警告的眼神看向屋角的暗處,只見暗處的黑影縮了縮,便消失了蹤影。

見對方消失,他轉過身來,緊張的用袖子擦了對方見血的臉頰。

「沒事吧?」

回過神才發現自己逾矩的動作,他趕緊抽回手,將血往自己的衣服上擦。

「小、小的方才,失禮了…」

話才說到一半,對方便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抓起他那隻為了拍掉暗器而受傷的手,被他這麼大動作一抓,傷口撕裂開來,使他吃痛的發出悶吭。

想要抽回手,但對方抓取的力道之大,他用盡了吃奶的力氣也抽不出來。

這是什麼怪物的力道啊。

「別動。」

輕聲的說著,李禹淵看了看他的傷勢,便拉著他的手,轉身向前去。

被他這麼拉著,葉秋英也只能跟著上前,心中卻是一頭霧水。

「等等,李將軍要去哪呢?藏劍山莊房屋格局複雜,亂走會迷路的,將軍要去哪,由小的帶路便是。」

「不用。」他回頭,微微一笑,用著沉穩的聲音說著。

被他的回答弄得怔了怔,就這樣呆呆的由著他牽著。

不比方才的力度,他只是輕輕地圈住他的的手腕,小心翼翼擺弄手的角度,使衣角避開傷口,還時不時回頭看一眼,彷彿他是個脆弱的水泡,轉眼就會消失。

不過這樣也挺好的。

葉秋英這麼想著。

在這個山莊裡,除了他家人,從沒有人正面看他一眼,加上十二歲時,自己魯莽行事,使他更加遭人的眼光。

第一次有其他人在山莊裡這麼對他。

他覺得心裡流過一股暖流,這是對外人從來就沒有過的感情。

感覺到掌上的冰涼混雜著微微的刺痛,他回過神來,發現他們站在一口井邊,對方正舀水為自己清理傷口。

「等等,李將軍…」

他到底在做什麼?!明明貴為一個將軍,卻這樣服侍人。

要是…

「沒關係的,」抓住他想要抽回的手,李禹淵低著頭,髮絲隨著他低頭的動作而晃動,沁涼的流水滑過手心,帶走血污「要是被葉二庄主看見,就由我來幫你解釋吧。」

「不不,還是我自己來吧!」皺了皺眉頭,他用力想把自己的手抽回來,卻又被更大的力量握住,動彈不得。

「大不了,我臉頰上的傷就由你處理,這樣就算扯平?」

《待續》

===============================

周四更 沒意外的話。

评论
热度 ( 3 )

© LNs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