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固定更新♦
劍三一直線
cp 策藏 明唐 忘羡 莫毛莫可逆 喻黃

最近嘗試各種劍三cp中

【莫毛】悔 第十六章

§十六


浩氣盟營地帳內。


「搞什麼東西!!」


拍案而起,可人對著屬下一陣怒斥。


「稟、稟報壇主,惡人有小瘋子莫雨親自出陣,浩氣以死傷慘重,這次搶糧,恐怕…」


「我是問那個小瘋子為何會出陣?!」咬牙切齒的聲音連自己都聽得一清二楚,可人憤怒的說著,握緊的指節發出喀喀的聲響,惹的來報信的使者都縮著頭,雙腿顫抖。


「壇、壇主!!」此時又一個使者進來,神色比方才的那一個還誇張。


「又發生什麼事了?」揉了揉太陽穴,可人怒氣未消,一眼瞪向前來的使者,額上青筋直跳。


「方才前線傳消息來,說、說…小瘋子莫雨已經突破防線,直逼著據點而來了!!」


「什麼?!!!」她臉色突的扭曲,變得難看至極,抓了放在身旁的武器就往外衝。


「壇主!!壇主你要去哪啊?!!」


「敵人都衝進地盤了!還愣在這邊做什麼?!通通去應戰!把可以應戰的人都叫上去!!」


真是失策。


咬牙,她使了輕功,以最快的速度,前進到最前方的戰場。


前方的景象,使她大吃一驚。


成堆的屍體環繞這整個戰場,有穿紅衣的,也有穿藍衣的,但許多都已不看不出原來的樣貌,被血浸染的,被折斷骨頭的,都不在少數,而這些屍首山的正中央,站著一個人,其身著的白衣,早已被血液一次次的洗禮,由白轉紅,由紅轉黑,即使如此,仍不改其眼中的鮮紅的殺意。


「你這小瘋子!」


衝上前去,對他就是一陣猛攻,卻還是不改莫雨眼中的淡漠。


轉紅的眼,微微瞥了她一眼,早已丟失了彎刀,他赤手空拳和可人對峙了起來。




「穆少爺!」


唐景踏著腳丫子,風風火火的朝穆玄英的方向跑去,到了他跟前仍不改他氣喘如牛的樣子。


「發生什麼事了?」


見他著急的模樣,穆玄英趕忙站了起來,扶住他讓他穩住腳步。


難道是戰場發生什麼變異了?


「小的、小的方才偷偷打聽到了,說現在戰場十分慘烈,連開陽壇主都親自上陣了!」


「連可人姐姐都……」


喃喃的說著,他震驚的無法反應過來。


連可人都需要出陣的場面不多,和她相處多年,也知曉他的實力不比莫雨差,只是一場小小的搶糧,到底……


咬著唇,他心中冒出了一個可怕的想法。


難道…小雨哥哥的毒發作了?


奔出涼亭,他不顧一切的衝向馬廄,拉了匹馬,上馬一蹬,向南屏山的方向衝去。


「穆少爺!穆少爺!!」


唐景的聲音漸漸因距離拉開而變得遙遠,最後消失,失去束縛的頭髮隨風飄舞著,他駕著馬匹向前狂奔,入了南屏山範圍,開始下起了綿綿細雨,隨著越走越靠近戰場,雨勢也逐漸轉大,血腥味也隨之而來。


將模糊住視線的雨水抹開,他在戰場附近的高處環繞的著,見了下方的景況,他只捂住嘴,強迫再去看第二眼,並尋找莫雨的下落。


終於在一處,看見了她和可人打鬥的身影。


咬牙,他駕馬衝入戰場,離奇的是,除了可人與莫雨外,全無其他人的身影,他的心顫抖,無法想像眼前的景象是由何人,是出於何因,才會有如今這番景象。


若不將附近的活物趕盡殺絕,他便無法回復正常的樣貌。


踉蹌的下了馬,他踏著屍首,一步步的向莫雨與可人的方向奔去。


不要再殺人了。


他在心中吶喊著。


越靠近兩人,他越能看清楚莫雨無神的臉龐,越是靠近,他越是能看見…他眼中所帶的殺戮與嗜血的歡愉。


看見此番景致,他只覺得雙眼發燙,眼角熱熱的,水氣惹的他雙眼視線模糊,一個失足,他跪倒在血泊中,瞬間,鮮紅在白色的布料上擴散開來,他聲音哽咽,嘶吼著他的名字。


「小雨哥哥!!!」



聽到這樣叫喊的瞬間,莫雨回過神來,模糊的視線中,他看見披頭散髮的穆玄英跪在地上,好似他在惡人谷的那幾天,身著白色的裡衣,散著頭髮,微笑著,任自己為他梳頭,只是現在,他卻在哭泣著。


「毛毛……」


你來了。


放下攻擊的雙手,他眼中的殺意退去,取而代之的,是欣喜的神采。


「毛毛……」


踏著步伐,他緩緩的,一步一步往穆玄英的方向走去,彷彿是在確認,確認對方是否真的在這裡,確認他是否會在下一秒就憑空消失在自己面前。


「小雨哥哥!!」


見他的面容轉為驚恐,莫雨神色呆滯,看著他起身,奔向自己方向,伸手推了一把,擦肩而過。


這一切畫面,時間宛若暫緩了一般,他的一舉一動,是如此的清楚且明瞭。


喀一聲,莫雨回過神來。


轉身,他只看見鋒利的刀刃從穆玄英的背脊穿出,鮮血的紅瞬間染浸了他的白衣,刀鋒又緩緩的動了動,抽出。


連一點顫抖都沒有,他就這樣倒了下去。


伸過手,他接過了穆玄英冰冷的身體,對方半瞇著眼,像是要睡著了的樣子。


「小雨哥哥…」


隨著他虛弱的聲息,鮮血從他的口中汨汨流出。


「毛毛…你,先別說話,先別說話……」


「答應我……別再…殺人了…」


「好,好,我都答應,毛毛…你別再…說話了……」


緊緊握住他無力的雙手,莫雨的語氣變得有些央求。


「哈哈,」發出了虛弱的笑聲,穆玄英扯了扯嘴角,另一隻手撫上莫雨的臉頰,順著那弧度,顫抖的手摸到了他的眼角「小雨哥哥…竟然哭了,真是稀奇呢…」


「毛毛…你……」


「太好了…在最後……見到小雨…哥哥…太好了……」


父親,您曾說,吾恨不能以浩氣之身戰死。


孩兒,穆玄英,現在完成您的遺願了。


現在他的心願也了了,他可以,安心的……



「毛毛?……毛毛!!」


那是個痛徹心扉的叫喊。


『是啊……救不回來了』


『大哥哥,你的弟弟,再也救不回來了。』


『最後一站,是冥府的門前喔。』


莫雨憶起了那個苗疆小女孩的話語,他怔怔的抱緊懷中那具冰冷的屍體,在他耳邊,重複呼喚著他的名字。


毛毛,毛毛,穆玄英。


穆玄英,毛毛,毛毛。


我要怎麼呼喚你,你才會醒來呢?


——我等你回來。


——嗯。



現在你回來了。


但怎麼只剩下一具空殼呢?


你叫我


該如何是好?


*   *   *


忘川河,孟婆湯,坐看冥府門。


行義入輪迴,再來一回生,


行惡入修羅,半生不得救。


一命抵一命,兩命抵三生,三命換年壽,四命得長壽。


得命不可拒,必耗生燃命,若望救故人,只換得半生。


一命換半醒,兩命抵半生,三命皆無用,四命兩相走………


「……今天,又是誰要來呢?」


To be continued……


==================================


沒有死

沒有死

沒有死

不會死

不會死

不會死

會是HE

會是HE

會是HE


完結倒數啦!!(蹦跳


评论 ( 4 )
热度 ( 14 )

© LNs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