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固定更新♦
劍三一直線
cp 策藏 明唐 忘羡 莫毛莫可逆 喻黃

最近嘗試各種劍三cp中

【莫毛】悔 第十四章

§十四


那天,因為三件事情,惡人谷上下沸沸揚揚。


其一,浩氣盟的穆玄英穆大俠,在清晨時離開谷內。


其二則是,獄卒在刑場發現了驗屍大夫秦大夫的屍體,刀刺入咽喉,失血過多而亡,死狀悽慘。


其三。


兇手正是人人所稱頌的那個穆大俠。



碰一聲,茶杯摔落,茶水流出。


「……要說幾次你們才會懂,」莫雨咬牙切齒的說著,一臉不悅的瞪著來者「毛毛不是犯人!」


「唷~我們家少谷主,什麼時候跟那小耗子這麼親密啦~」用手指捲著鬢角落下的頭髮,米麗古麗嫵媚的笑了笑,拉了房內的小几,一屁股坐了上去「我可是受命前來的,問不得答案我可不能走啊,少谷主~」


「我說過了!」又一次的拍桌,他黑著臉,語氣加重「毛毛他絕對不可能殺人的!」


「所以我說了,」長長的指甲劃過莫雨的胸口,米麗古麗逼近他的臉,說話時吸吐的氣息噴在他臉上「我是受命前來的,現在全谷可都懷疑那個小耗子是兇手呢,我不來問你,我要去問誰呢?」


「滾。隨你要去問誰。」覺得亂噁心一把的,莫雨狠狠的將她推開,語氣慍怒。


「我會死纏爛打到你說出來的,你就…」


「夠了,米麗古麗。」


突然,有個聲音制止了米麗古麗的的動作,她停了下來,撇頭看見的是陶寒亭那張嚴肅的面孔。


「哎呀,稀客稀客,」站直身子,她轉過頭,微笑「陶堂主怎麼來啦?」


「哼,我是來傳達谷主的命令的。」


不知為何,十惡相互對話間,總會有種對峙的意味,火藥味十足的濃厚。


看著他們,莫雨冷哼一聲,仍然不以為然的啜著他的茶。


「真巧,我也是接到谷主命令來『詢問』有關秦大夫謀殺一事的,不知陶堂主是否知曉先來後到一詞?」嘴角微微上揚,米麗古麗皮笑肉不笑的說著,詢問兩字還加重了語氣,似乎帶著些許的怒氣。


「秦大夫一事,已經調查出來了,據驗屍的大夫說,傷口為右手反手刺入咽喉,失血過多致死,其傷口帶有鋸齒的不平整狀,推斷是自刎的瞬間有了遲疑所造成的結果——秦大夫是自殺的,」輕笑一聲,陶寒亭說著今早接獲的破案結果,斜睨著米麗古麗,眼神似乎帶了點勝利的喜悅「不知聖女的情報是否有些不靈通?這是谷主什麼時候交代的任務呢?」


「這樣啊,既然沒我的事,那我就先回去啦,」左搖右晃的走了出去,臨走前還不忘給莫雨一個飛吻「我們來日方長啊,莫少谷主。」


翻了個白眼,莫雨在心中咒了他千萬遍。


「你又有什麼事?」連看都沒看他一眼,莫雨用手支著下巴,全身上下都透露這一股不耐煩的氣息。


「谷主說,這次南屏山搶糧一事,就交由你來辦。」


「什麼?」莫雨皺了皺眉,瞥向陶寒亭的眼神帶著不悅。


「這次大夥可都挺有意見的,但谷主說什麼就是要讓你去,」依舊維持著他那孤傲的姿態,臨走前他只這樣跟莫雨說「最好好好表現,拿個好結果回來。」


碰的一聲關上房門。


空間又安靜了下來。


谷主…是何意?


猜不透他的想法,莫雨皺著眉,陷入沉思。


*   *   *


「唔……」額頭滲著汗水,穆玄英抓著胸口,忍著心臟的疼痛,被咬著的下脣流出些許的鮮血。


又是一個這樣的夜晚。


疼痛與不適感折磨著他,讓他腦袋有些暈乎乎,但又睡不著。


睡著了,還是會在痛苦中醒來吧。


他自嘲的想著,笑了笑走下床榻,出了房間。


今天的月亮很亮很圓,月光灑在他的腳前拖下長長的黑影,讓他想起了萬花谷的弟子們,人手一隻大毛筆,總帶著一種學士般高雅的氣息。


他漫無目的的走著,沿途都無遇見一個人。


果然這種時候是不會有人的呢,凌晨時分還會醒著的,全浩氣大概只有他一人吧。


正當這麼想著時,遠方的涼亭傳來了一陣說話的聲音。


心裡一驚,他立即躲到陰暗的角落,做出了這個動作之後,他開始思考為何要這樣做。


「……盟主,這樣真的…」


「無妨。」


心跳漏了一拍,他覺得這個聲音有幾分的熟悉。


是師父的聲音。


「這次南屏山搶糧,玄英就不用跟去了。」


To be continued…


===================================


字數爆完了

所以沒字數.

這篇有點小日常的感覺ODO

快進入尾聲啦(飛越


评论 ( 1 )
热度 ( 8 )

© LNs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