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固定更新♦
劍三一直線
cp 策藏 明唐 忘羡 莫毛莫可逆 喻黃

最近嘗試各種劍三cp中

【莫毛】悔 第十三章

§十三

 

「……快!快抓住他!!」

「等等!別跑!!」

 

看著後面追著的惡人群眾,他打了個寒顫,持續地用輕功逃跑著。

叫他站住就站住,他又不是白痴。

 

不過……

看著腳下踩著空氣,慢慢地升高,他只覺得心中在淌血。

 

有一段時間,不能用輕功了呢。

 

 

眼看就快要到莫雨的住處了,他咬牙,右腳一蹬,翻身滾入了房子後方,不大的縫隙中。

沒想到腳步一個沒踩穩,勾到了屋頂上的瓦片,使他往前一撲,額頭叩的一聲敲到了後方的石牆,咚的一聲墜了下來。

 

「痛痛痛痛……」

這一下可撞得不輕,穆玄英只覺得七葷八素的,眼前旋轉的的暈眩感沒有緩解多少。

「……吵什麼?」

正扶著額頭的腫包,擬著對策,想要重覓新路時,他聽見了莫雨的聲音從上方傳來,抬頭發現正好有個位於他頭頂上的窗戶。

靈機一動,他將手撐上窗框,一個翻身打算就這樣進入莫雨的房間。

這樣子進入,也算得上帥氣吧。

 

 

又是一個意料之外,正打算跳入的同時,仁劍的下端卡在了窗外,一個失衡他又摔倒在莫雨的房間裡,引起屋內的一陣騷動。

等痛覺的餘勁過去之後,他睜開了雙眼,看見的是莫雨驚訝的眼神,以及圍觀惡人的視線。

 

穆玄英幻想了很多次與他再見的情節,卻從來都沒有想過這樣的窘境。

好吧,這次是他失策。

 

「……毛毛?」

見對方喃喃地叫了一聲,他張了張口,一瞬間有種時空錯亂的錯覺。

似乎他和莫雨都還沒長大,他們還是在一起生活,只不過是他摔了一跤,莫雨要將他扶起來罷了,那之後他們還會一起玩耍,一起在洛陽的街庭走著,聊著明天,聊著明年,聊著更久的以後。

 

 

抿了抿嘴唇,他顫抖的嘴唇,脫口而出。

「那個…麻煩扶我起來了,莫大俠。」

 

就像是要否定自己剛才的思想一般,他選擇了一個最陌生的字眼。

但語一出他就後悔了。

 

見對方沉下來的臉色,他只覺得背脊發涼。

他不是沒有看過莫雨生氣,不如說就是因為看過才覺得恐怖。

 

「少、少爺……」見一旁莫殺怯生生地想與子己的主子說話,卻只換來一個狠瞪。

「……看什麼看,還不快滾。」

 

說完這句話,他看著惡人們鳥獸散一般的竄逃,瞬間就沒了人影。

他在心中雙手合十,鞠躬。

大家,對不起。

 

 

正為剛剛自己的行徑而感到愧疚,他聽見了一聲嘆息,自己就被從地上提了起來。

 

「小雨哥哥……」

尷尬的僵硬著身子,他語氣有些怨懟,轉頭看向他的眼神多了點埋怨。

「怎麼了?懂得叫哥了?」

見對方一挑眉,眼裡盡是不滿的情緒。

「剛剛的場合不合適嘛。」

他嘿嘿一笑,搔了搔後腦掩飾自己的失態。

「有什麼好不合適的?你我的事情他們可都知道了。」

莫雨皺了皺眉,不以為然的說著。

輕描淡寫,雲淡風輕,但聽在穆玄英的耳裡卻像炸下一個炸彈般的驚人。

「咦?我以為他們……」露出呆滯的表情,他喃喃的說著。

這個驚嚇,可不小啊。

 

「所以,沒什麼不好說的。」

這……

不敢再繼續說下去,他只好乖乖地閉上嘴,內心卻波濤洶湧,餘悸猶存。

浩氣盟穆大俠和惡人谷少谷主交好,哪天在大唐驛報上看到這麼一則,他大概等著任師父宰割了吧。

 

突然,手臂被一把抓了過去,他回過神看見的,是正在拆解自己腕甲的莫雨。

心中一驚,想收回手已經來不及了。

 

只見莫雨盯著他的手臂,臉色變得比方才難看許多。

他看著的,正是他為了緩解發作時的疼痛,所割下的傷口。

 

「小雨哥哥?」

見莫雨一直都沒有說話,他縮了縮脖子,試探性地叫了聲他的名字。

 

沒見他回答,卻見他站起身來,準備朝外走去,一副就是要去找人算帳的架式。

等等等等等!小雨哥哥不會以為是那些惡人幹的吧?!!

 

「等等!小雨哥哥,不是這樣的!」

一個箭步攔在莫雨面前,他揮舞著雙手想要解釋什麼。

不過對方似乎不領情的樣子。

 

「不是這樣是哪樣?」

黑著臉,莫雨的反問讓他措手不及。

 

他該怎麼說?

老實的告訴他?

不,不行。

三陽絕脈的事,現在還不能說出口。

 

似乎是見他沒有說話,莫雨便跨步,打算走出門去。

「等等啦!小雨哥哥!」拉住對方的肩膀,他緊張的手心冒汗「這個是我在練劍的時候,不小心割傷的,跟那些惡人沒有關係……」

「那傷口為何會如此的深?」環著手,莫雨的語氣冷的刺骨,他只得打了個哆索,深呼吸,吐氣,才繼續說下去。

 

「傷口很深沒錯,但我真的是因為練劍而受傷的,信不過我的話,你可以去問問浩氣的七星,或是莫殺,他們根本沒有傷我分毫。再說以我的功力,他們是沒有辦法傷到我的,如果連這都不信的話,就不是跟我交手多次的小雨哥哥了?你說對不?」

 

不,以他現在的功力,隨便一個惡人都殺的了他。

但是他不能說。

他只能繼續偽裝自己,並祈禱著被戳破的那天不要來臨。

 

莫雨眼神飄向一邊,沒有說話。

見他這個樣子,他就知道,小雨哥哥已經相信他了。

「…………真沒騙我?」

「當然。」

「………就信你一次。」

「嗯!」

 

然後,毒殺事件就發生了。

 

莫殺通報,莫雨叫他原地留著便去了現場。

 

想著自己不多的時日,他感到著急。

哪怕多個一分一秒,他也不想要浪費。

但公事纏身,也不是他說了聲,莫雨就必須拋下工作來陪他。

 

 

這樣一個最後的時光,他選擇陪在莫雨的身邊,但礙於立場,他又不能時常待在這間屋子裡。

也不能總讓小雨哥哥陪自己待在獄裡吧。

 

思考了一下,他暗暗的下了決心,便踏著輕功,聞著笛聲的方向飛去。

 

 

 

一如既往地紅塵曲,在雪魔的控制下又多了分戰場的殺戮,和歷世的滄桑。

 

 

「真是好曲。」隻身向前,他拍著手向王遺風走去。

「浩氣之人隻身前來,必定送死,活得如此久的,你倒是第一個。」不以為然的說著,似乎已經知道他來到此地一事。

「來人拜訪,所為何事?」

 

「被俘虜的浩氣之眾被毒殺之事,不知王谷主是否知曉一二?」

 

「若是想問行凶之人是否為閻王帖,必定不是。兇手,另有其人。」

王遺風望著遠方,語氣中帶著些許堅定。

 

「谷主心目中是否已有適當人選?」

 

話一出,就見他輕笑幾聲,反問他問題。

「取走線索之後,就要離開惡人,回到浩氣盟了嗎?」

 

 

「我不會回去的。」他能夠感受到自己的雙唇正在顫抖,語調也有些許的不穩「我也,回不去了。」

 

 

眼神中抹過一絲驚訝,王遺風轉過頭來看著他,盯著他的眼神,讓他覺得全身發毛。

「此話當真?」

 

他張了張口,低下頭,眉頭也皺了起來。

「……不知谷主是否看得出,我的不對勁之處?」他說著,張開雙手像是毫無防備一般的舉著「不瞞谷主,其實我……只剩下三個月的壽命了。」

 

是因為王遺風是個外人嗎?

把這件事說出去,完全沒有任何的顧慮,他就只是平鋪直敘的說著,有關三陽絕脈在自己身上的種種事蹟。

 

以及他最後的願望。

 

 

「只求谷主,讓玄英在這惡人谷駐留幾天,以便…向莫大俠告知後事。」

跪了下來,他說出內心深處那個渴望,那個他再生命的最後,想要抓住的事物。

 

他不知他該不該磕頭,倘若王遺風叫他磕頭,他便會照做,不,應該說,無論他提什麼條件,無論他要自己付出什麼代價,他都會照做。

為了可以留在莫雨的身邊,他可以連命都不要。

 

 

曾幾何時,變得如此喪心病狂了呢?

 

 

 

「……一入此谷,永不受苦。」悠悠的說著,王遺風望著遠方,望著惡人的大地,感慨著「想當年他剛入谷,我便是這樣告訴他的。」

 

 

維持著跪地的姿勢,穆玄英沒有說話。

「……我這樣答應他,便是不想再見,他當初那般痛苦的模樣。倘若你在這片土地上,給他帶來任何的不快,任何的傷痛,這也是我的責任。」品了口茶,他緩緩地說「他盼你留下,你便留下吧,但若你產生了一絲,想回歸浩氣盟的念頭,就滾回去,從今以後,不得見他任何一面。」

 

 

咬牙,他當下激動得眼眶泛紅,磕著頭,哽咽的聲音,使他不能自己。

 

「穆玄英,定不負谷主所託。」

 

***

 

 

 

而如今,又是如何呢?

 

 

 

望著天空,此時的空氣,比想像中的還要冰冷。

木然地望著天,眼神空洞。

 

轉身,他看著身後的人,倚在門前,似乎得等到他離去,才會繼續回到自己的房裡,回到自己的夢鄉中。

「我等你回來。」

莫雨這樣說著,眼神中透露著對他的堅定與相信。

 

那又如何呢?

 

「嗯。」

扯了扯嘴角,他便起身,消失在微亮的天空中。

 

細細數著與他相處的日子,只感受到萬箭穿心的痛,想著他的聲音,他只感受到絕望的深淵,有多麼的冰冷。

 

小雨哥哥,再見。

再也不見。

 

To be continued……

=================================

爆了一千多個字

還是覺得盲點很多RODO/.

评论 ( 2 )
热度 ( 11 )

© LNs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