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固定更新♦
劍三一直線
cp 策藏 明唐 忘羡 莫毛莫可逆 喻黃

最近嘗試各種劍三cp中

【莫毛】悔 第七章

§七


緊盯著那抹紫色的身影,莫雨踩著腳步,迅速地跟上。

看不出來她還能跑那麼快呢。


難道苗疆人都有無限內力可用?


晚間的山林,因著樹的遮蔽,看不到一絲的光線,連抬頭都只能看見與天空交錯,宛如濃墨撇出來的林枝,黑暗的空間裡,莫雨只聽見林子裡些許的騷動,以及偶爾會出現在他視線裡的那抹紫影。


往她的方向邁去,伸手,又撲了個空,莫雨咋舌,不敢放鬆,不敢停下腳步。


為何她為知曉,稻香村一事?

特地調查他的身世,是為了什麼?


「……那日以後,他便在這個村子住下,過著和平的生活,昔日的恐怖,也在這段期間平靜下來,」帶著笑意的聲音,在漆黑的林子裡迴盪著,一字一句,不快不慢的傾吐著,回憶隨著他的話語,漸漸地清晰,慢慢的從他心底深處浮現「某日,他與他視作弟弟的朋友,無意間在村中的一處墓裡發現了一本武林秘笈,正打算把他藏起來時,在村子附近的盜賊,便已尋覓至此,想要盜取墓中的的秘笈,聞見了牠們來此的聲響,他深怕身邊的人受傷,便將他藏在墓裡,獨自一人去與十幾個人搏鬥,沒想到那孩子——被他是作為弟弟的人,還是被那群盜賊發現了,心急的他,發了瘋似的,想將他救下,不知不覺間,他發現他的體內,有某種東西在翻騰,越是出手攻擊,就越壓不下這樣的感覺,到了最後,他的腦中只剩下殺一字……」


黑暗中,他看不清任何的事物,只有遠方的身影晃動著,時而吹著笛,時而訴說著,回憶在腦海中流竄,他憶起那天發狂的自己,還有驚嚇過度的毛毛,那是還在稻香村時,最可怕的一天。


抹掉額上的汗水,他繼續追著遠方的身影,奔跑時的景色,讓他想起紫源山一事,想要甩開這樣的思緒,但縈繞在他耳邊的聲音,彷彿強行打開記憶之門的手,使之傾瀉而出。


「……自那之後,那孩子不僅沒有離開他,還似牛皮糖般的黏在他的身邊,這讓他感到了些許的溫暖,卻也感到害怕。又過了一段時日,這個村子在某天突然慘遭屠殺,大批的盜賊與歹人闖入,他們掠奪,凌虐老弱婦孺,村長拉著他們倆的手,奔走在逃跑的道路上,到了村子的邊界,便將他們丟上一輛馬車,說,你們快走,好好活下去,說完馬車便急行而走,伴著弟弟的哭聲,他回頭看向那個帶給他救贖的村子,火的鮮紅與濃煙的黑抹滅著村莊的身影,靜靜的,悄悄的消失在他的視線裡……」頓了頓,她吹起手上的笛子,像是為故事添了點伴奏一般,奏響了許久,才繼續說下去「他帶著那個小了他幾歲,宛如弟弟一般存在的人,離開了熟悉的家鄉,四處討飯,露宿街頭,顛沛流離,雖不能餐餐溫飽,雖不能好好休息,他們仍然沒有辜負村長對他們說的話,每天都努力的活下去。可惜,好景不長,」話鋒一轉,林裡的毒蛇猛獸,彷彿隨著她的話起舞著,喧鬧著,霎時,黑暗中多了好幾雙閃著光亮的眼眸。

虎視眈眈,莫雨已經很久沒有體會到這種感覺了。


「追著秘笈的盜賊們,發現了他們的存在,在你追我跑的情況下,他們被逼至懸崖邊,為了保護秘笈,弟弟握緊懷中的書稿,縱身跳入後方的深淵裡,看著對方的背影,他只有在反應過來時,向他伸出手,」頭與身體相折,彎曲成奇怪的弧度,她的嘴角上揚,音量突的拔起,雙手彷彿說書人一般的做出各種姿勢「但,弟弟早已消失在懸崖的深處,再也救不回來了。」


停止了動作,她忽地放下手,宛若斷了線的人偶般,靜默不語。

緊盯著對方,莫雨不敢有絲毫的鬆懈,唰一聲,從草叢裡竄出條蛇,奮力地躍上,咬住了莫雨的肩頭,他吃痛的咬緊牙關,手刀一舉,灌注內力,瞬間將蛇劈成兩半,屍體從空中掉落,血液噴濺,染紅了莫雨白色的外袍。


「是啊……救不回來了,」顫巍巍聲音說著,她眼神空洞,雙眼如剛挖出的泉水般,冒泡,留下了紅色的血液「大哥哥,你的弟弟,再也救不回來了。」

「胡說!!」莫雨怒吼,雙目赤紅,也不知是何時陷入了他的話語當中「毛毛還活得好好的!他被浩氣盟就走,成了人人稱頌的穆大俠,這些事呢?!!你既然調查了我的身世,也應該調查他了吧?」


是啊,之後的故事?

在她所說的話語,她口中的故事,不是已經有了後續嗎?


「喀喀喀……」對方顫抖著身體,一手抓笛,雙手舉天,仰頭,鮮血流向她的髮間「救不回來了,因為你沒有抓住他啊,如果你當時有抓住他,他還能再多些時日,多些與你相處的時日……呵呵,莫家,稻香村,紫源山,浩氣惡人……最終你們會走到哪兒呢?長安?洛陽?還是揚州?…不,都不是喔,」帶著血的雙眸,看向莫雨,她眼裡只有滿滿的笑意。


「最後一站,是冥府的門前喔。」

「你……」查覺到她話語中的異樣,莫雨上前想要抓住他,沒想到還是撲了個空,但這次,他清清楚楚地看見,自己的手指穿過了女孩的胸膛,他看向那因血液而染滿紅色的雙眼,瞇著眼笑著,嘴角上揚著,沒一絲恐懼的神色,令人毛骨悚然。


「忘川河,孟婆湯,坐看冥府門。行義入輪迴,再來一回生,行惡入修羅,半生不得救…」哼著不知名的曲調,她甩了甩笛,顛著腳跳起舞來「一命抵一命,兩命抵三生,三命換年壽,四命得長壽。得命不可拒,必耗生燃命,若望救故人,只換得半生。一命換半醒,兩命抵半生,三命皆無用,四命兩相走……」


歌聲戛然而止,對方望著天,不知是望著繁星,還是望著月,濃墨的天空在她的眼中映出暗紅的顏色,她張了張嘴,身體顫了顫,口吐鮮血。


「……下毒者非閻王帖,浩氣士兵……」

聽見她所說的話,莫雨瞪大眼睛。

折騰了許久,自己一直想知道的解答終於呼之欲出,他緊盯著對方,閉口不語。


但他只是看向莫雨,口開,閉口,說了幾句話,面頰上仍然是那個笑容。

輕輕地笑了一聲,她身影透明,倒臥在地上。


愣愣得看著逐漸變透明的靈魂,莫雨喃喃重複她最後所說的,那段無聲的話語。


──『守護好…你想守護的東西。』


***


時逢三更,穆玄英垂著沉重的眼皮打著盹。

過了這麼久了,小雨哥哥怎麼還沒回來呢?


坐了這麼久,他只覺得屁股發疼。

站直身子,他伸了伸懶腰,想要藉此趕走睡意,可惜一夜未眠,想輕易的打起精神,恐怕只有去睡一覺這個選擇。


咕咕兩聲,他轉身沒有看見任何東西,低頭,才發現有隻鴿子,停在離他不遠的地上。

蹲下身,他拿出了囊中的口糧,撥了一點,拋向鴿子的前方。


「吃吧。」笑了笑,他看向鴿子。


鴿子歪了歪頭,又咕咕的叫了幾聲,往他的方向走去,用鳥喙拾起了落在他身邊的東西──一個玉珮。

那個玉珮,是謝淵送給他的,代表浩氣盟。


「啊,」伸手想抓住玉珮,他尷尬的笑了笑「謝謝。」

還要鴿子幫他拾玉珮,要是被小雨哥哥看到,肯定又要被笑了吧。

才這樣想著,就聽見拍動翅膀的聲音,噴的穆玄英一臉羽毛。


「等等!給我回來!!」

揮掉遮擋視線的麻煩,他跺了跺腳,朝著鴿子追去。


To be continued...


================================


今天更多一點

昨天睡死了(吐


明天毛毛視角(推眼鏡


评论 ( 1 )
热度 ( 13 )

© LNs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