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固定更新♦
劍三一直線
cp 策藏 明唐 忘羡 莫毛莫可逆 喻黃

最近嘗試各種劍三cp中

【莫毛】悔 第五章

§五

南屏山。

一身鎧甲的男人佇立於墓前,手持長槍,面容雖已老邁,但依然正氣凜然。

謝淵看著墓上所刻下的文字,靜默不語。

吾恨不能以浩氣之身戰死。

此句話包含著憤怒,悔恨,悲憤。

彷彿聽聞過此話的人,在閉上眼之後,都能夠感受到此人強烈而激動的情緒,死去之前,對著上蒼的咆嘯。

靜靜地佇立著,謝淵嚴肅的面容上,似乎多了分感慨,多了分嘆息。

你的遺願,似乎沒法兒完成了,天磊兄。

嗖一聲,影的身影出現在謝淵的身後,呈單膝跪下的姿勢,戴著面具的臉龐,依舊讓人看不清他的面容。

「……如何?」沒有改變姿勢,謝淵還是看著碑文「玄英有意回來了嗎?」

「穆少爺還是沒有回來的意思。」

嘆了口氣,謝淵緊鎖著眉頭。

「那他的身體狀況如何?」

「雖臉色有些蒼白,但看起來沒什麼大礙。」

「是嗎?」沒有繼續問下去,謝淵揮了揮手,打發他下去。

一個死去的至親,仍然比不過一個從小相依為命,拉把他長大的人嗎?

俗話說的血濃於水,也許根本不適用在他的身上吧。

舉杯敬酒,他將杯中酒灑至墓碑之上。

這一次,你就順著他去吧,天磊兄。

***

「毛毛,你想回去浩氣盟嗎?」

從口中吐出的話語,清晰的迴盪在他的耳邊,一字一句,清楚地的令人感到恐懼。

看著對方的臉,他似乎也因著這個問題而開始慌亂了起來,震驚,慌亂之外,還參雜著些許無法讀出的情緒。

等著他的回答,莫雨沒有說話。

他想聽他自己思考過後的回答,而不是…為了他而冒著生命危險。

這不是他想看見的。

無數次在夢中憶起紫源山的那幕,他懊悔了無數次,恨自己當時沒能救下他,恨當時的自己,如能再更快伸出手,便能夠救下毛毛了吧?

知曉了毛毛並未死去,他便驚覺,這是上蒼給他的一個機會,目的是叫他,不要再次後悔。

也是警告他,沒把握這次,便是後悔也無用了。

「我……」

見對方張了張口,半天說不出一句話,緩緩垂下的眼簾,似乎有些落寞。

抿了抿嘴,莫雨走了過去,抱住他,拍了拍他的背,安撫著他的情緒。

「……是我太心急了。」將口靠在他的耳畔,莫雨輕輕的說著「這問題,你想什麼時候回答,再回答就行了,不回答我也不會怪你的。」

聽見他的話語,對方動了動頭,將頭埋在他的肩膀上,靜默不語。

「嘿嘿。」半晌,從肩膀處傳來了一陣小小的笑聲。

「笑什麼?」莫雨挑眉,露出不解的表情。

「沒有,沒什麼。」

嘿嘿一笑,他退了一步,騷了騷臉頰,一臉就是有什麼事情的樣子。

「罷了,今天你就自己在惡人裡走走吧,我要去辦一點事情。」

沒有深入去了解,再交代了自己的行蹤之後,他便準備轉身離去。

「小雨哥哥,你是要去調查毒殺事件嗎?」

聽見對方的聲音,他腳步突然沒踩穩,險些滑了一跤。

「果然是呢。」露齒大笑,穆玄英眼神中散發著危險的光芒。

「……是又如何?」擺明了他強硬的態度,莫雨語氣嚴肅了起來「不准。」

「我什麼都還沒說……」

「不准跟來。」

他嘟起了嘴,不理解的問。

「為什麼我不能跟去?」

「不准就是不准,你好好待在這便是,有事去找莫殺,我馬上就回來。」

不給他說話的時機,他輕功一蹬,便消失在穆玄英的視線裡。

小跑步了幾步,便知以追不上莫雨的腳步,只好停了下來,走回門前等著。

不知為何,他憶起了當年。

那時莫雨為了尋找能夠使他倆溫飽的食物,便叫毛毛獨自一人留在原地。

——待在原地,不准走。

——離開了,我回來就揍你。

當時的莫雨是這麼說的。

那時年紀小,見莫雨久久未回,便緊張了起來,起身走入人群,他尋找著莫雨的身影,不知不覺淹沒在茫茫人海中,左顧右盼,全都是些不認識的陌生人,眼淚就這樣咕溜的從眼裡流了出來,抿住嘴唇,他使勁將鼻涕和眼淚吞回去,一邊抹著臉上的淚珠,一邊走著。

直到看見了莫雨,他才嚎啕大哭了起來,還被他揍了一拳,痛的不敢再哭出來。

抱著膝蓋,他索性在門前坐了下來。

白天的天空,湛藍無雲。

好似浩氣之藍。

他搖了搖頭,甩開了回到浩氣的念頭。

他已經決定了。

要待在小雨哥哥的身邊。

===============================

今天發的更晚了

話不多說

先睡(倒

评论 ( 1 )
热度 ( 8 )

© LNs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