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固定更新♦
劍三一直線
cp 策藏 明唐 忘羡 莫毛莫可逆 喻黃

最近嘗試各種劍三cp中

【莫毛】悔 第三章

§三

 

腐敗的氣味,隨著空氣與外界的接觸,而飄散了出來,即使如此,仍不改內部空氣的混雜。

摀著鼻子,莫雨的眉又皺的更深了。

看著眼前四散的屍體,個個面目猙獰,七孔流血,死狀悽慘。

環視了一會兒,他跨過一具具屍體,往深處走去,雪白的長擺沾染了地上的血液,紅色的斑點顯現,在布料上留下深深地烙印。

 

血的氣味重重的侵蝕著莫雨的意識,克制著自己的殺意,他緊鎖眉頭,蹲下身來查看屍體。

 

 

還真不是肖藥兒下的手。

如果是死老頭的話,手法應該要再………

 

 

更漂亮一些。

 

對自己的下意識思考感到心寒,他站起身來,邁步走向大門。

總之,先交給谷裡的人查驗吧,畢竟自己對這種事也不怎麼曉得。

 

突然感到有東西拉扯自己的衣襬,他轉頭看向地上,只見其中一個藍衣的浩氣士兵,緊抓著他的衣襬,面頰上的憤怒與不甘,透過手掌與指尖,傳達到莫雨身上。

 

「可惡的……惡…人……」張了張嘴,他吐出了這句話。

原本就感到些許的不適,莫雨看著對方,嘴咋了聲,他瞪視著還留有一口氣得對方。

 

「盟主……一定…會……報仇的…你……們這些…大惡人…活不了……多…久………」

慷慨激昂,奔赴沙場。

視死如歸,決不後悔。

 

 

明明就只剩下一口氣了。

為何還能如此執著?

 

「穆…少爺……」眼中淌著血水和淚水,藍衣青年顫巍巍地吐出了一個名字,便鬆開了抓著衣襬的手,斷了氣。

 

 

緊咬著牙,即使不看自己的臉,他也知道自己的表情非常的難看。

快步走出刑場的門口,他碰的一聲關上了刑場的大門,倉皇離去。

 

***

 

「小雨哥哥!」

回過神來,莫雨抬起頭,映入眼簾的,是穆玄英的臉龐。

 

他動了動嘴唇,沒有說一句話。

一路渾渾噩噩的走著,也沒有注意到自己已經回到小少林了。

 

藍衣浩氣青年的話還盤旋在他的腦海裡,他垂下眼,細細的思考他所說的一字一句。

以及他最後所說的三個字。

 

穆少爺。

是指毛毛嗎?

也就是說,那人是……

泯起了嘴唇,他不敢再繼續想下去。

 

「小雨哥哥?」

「……沒事。」

 

 

是啊,不能讓他知道。

不能讓毛毛知道。

 

 

「是嗎?」坐在床邊,穆玄英晃了晃腳,歪頭,然後起身「那我去問問谷主,有沒有多的房間可以讓我睡,畢竟已經不早了,小雨哥哥就先休息吧。」

語畢,他準備走出房間,卻在走沒幾步之後,被莫雨拉住。

「不用,」他說著,將穆玄英拉至身邊「今天就將就一下,一起睡吧。」

 

只見被抓住的手僵了僵,對方什麼話也沒說,默默地鑽上床,然後背對著莫雨,躺在靠牆的內側,就這樣躺著不動了。

看見對方的舉動,莫雨也跟著爬上床,環過他的肩,抱著他的身軀。

少年時期,兩人相依為命時,睡覺就是這個姿勢。

 

那時他們還小,冬天到了也沒有多的衣服穿,夜裡寒冷,莫雨雖然穿得少,卻耐得住,但毛毛就不是了,總是冷得直發抖,尤其是在街邊過夜的時候,他都冷得直打哆嗦,無奈地,莫雨只好抱著他睡。

顫抖也因此停了下來。

 

紫源山一事,使的他們分道揚鑣,他來到惡人,毛毛則去了浩氣,不要說像以前那樣相處,能夠見面已經讓莫雨感到心安了。

 

 

將頭埋在他的頸肩,聞著他的髮香,些許煩悶的心情逐漸沉澱了下來。

被手環抱的身軀,不再像以前那樣瘦骨嶙峋,抱起來比以前舒服多了。

看來浩氣盟的人待他不薄。

 

「小雨哥哥…」充滿睡意的聲音,不滿的嘟囔了幾句,他扭動了被抱住的身軀,翻個身面向莫雨,靠在他胸前便睡去了。

 

看著他的舉動,他伸出手胡亂的摸了他的頭,便跟著睡去了。

 

 

 

那一晚,莫雨睡得很沉。

是來到惡人以來,睡得最好的一次。

To be continued...

============================

總是深夜上傳

靈感通通跑光光惹OuO

這次仍然文筆廢

不知道自己在打什麼了(吐

希望有看的人會喜歡TuT(鞠躬

P.S如有奇怪的地方可以提出喔ODO(無論是劇情還是錯字

人物的話就^_^(燦笑

评论
热度 ( 10 )

© LNs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