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固定更新♦
劍三一直線
cp 策藏 明唐 忘羡 莫毛莫可逆 喻黃

最近嘗試各種劍三cp中

【莫毛】悔 第一章

§ 一

自稻香村燒毀以來,莫雨常常做夢。
夢見那燒毀之前,和平安詳的村莊,豪邁的師父劉大海,王婆婆所做的包子,一起玩耍的夥伴。

以及,這些事物破碎的那一天。

每每從夢中驚醒,每每因此而發狂。

——小雨哥哥?
依偎在他身旁的毛毛,睡眼惺忪的揉了揉雙眼,不經世事的臉龐,依舊的天真無邪。

我沒事。
每每如此詢問,每每如此回答。

自毛毛從紫源山上墜落,莫雨常常做夢。
夢見他們在洛陽那艱苦的日子,低聲下氣,挨家挨戶要飯,與他相互依靠的日子。
即使只有半個包子能夠溫飽,即使連臥榻都無法辦到,他們依然相互扶持著。

直到那些覬覦空冥訣的惡人,逼迫他們到那個山崖為止。

——書稿就在我這裡!!有本事就來拿吧!!!

每每從夢中驚醒,每每因此而悲鳴。

知曉毛毛並未死去,而是被浩氣之眾所拯救,莫雨並沒有因此而放下心來。
懸著的心反而越盪越高,深怕再次失去身邊的人。

***

「……快!快抓住他!!」
「等等!別跑!!」

音量過大的喧鬧,莫雨扶著額,疼痛富有頻率的在額前抽痛著,他嘖了一聲,憤而拍案,起身。
外頭的喧鬧瞬間歸於寧靜,連過街的老鼠叫聲都沒有。

「……吵什麼?」
碰的一聲踹開門,莫雨黑著臉問。

一片靜默。
不耐的嘖了一聲,面上的黑氣又重了幾分,環視剛剛還匆忙追趕著某人的惡人之眾,他看向位於群眾之首的莫殺。
「發生什麼事了?說。」
一字一句,咬牙切齒。
切身感受到自家少爺的憤怒,莫殺一泡尿都要閃出來了。

「少、少爺,這實在……」
「說!!!」
嚇得直打哆嗦,莫殺只能從實招來。

「不、不知少爺還否記得,先前在楓華所擄來的浩氣之眾?」
「干我何事?」
「是這樣的,少爺,浩氣的……」
語未畢,房內傳來了物品摔裂和碰撞的聲音,伴隨著人的哀號聲,動靜停了下來。
轉身看向房內,莫雨瞪大了眼睛。

「……毛毛?」
一抹藍色身影,以奇特詭異的姿勢倒在地上,名為仁劍的武器倒在一旁,青年的面容因疼痛而疵牙裂嘴,聽見莫雨的叫喚,視線移了過去,然後露出抱歉的笑容。

「那個……麻煩扶我起來了,莫大俠。」


莫大俠。
聽見了這個稱呼,莫雨的臉沉了下來,就像是被澆了一桶冷水般……

令人不快。

圍觀惡人,議論紛紛。
「少、少爺…」

嘖。
「……看什麼看,還不快滾。」
感受到少谷主的威壓,眾人們鳥獸散,連莫殺都連滾帶爬的不見人影。

走進房內,他嘆了口氣,走至青年面前,雙手穿過對方的腋下,一個用力把人拉了起來。

「小雨哥哥……」
對於這舉動感到相當的尷尬,穆玄英身體僵硬,抱怨似的叫了一聲對方的名字。
「怎麼了?懂得叫哥了?」
莫雨挑眉,一臉不滿。
「剛剛的場合不合適嘛。」
他搔了搔後腦,嘿嘿一笑。
莫雨皺了皺眉。
「有什麼好不合適的?你我的事情他們可都知道了。」
無論是仁劍的兒子的事,還是少谷主的兄弟身於浩氣,還深受盟主謝淵愛戴的事,都以成為谷裡茶餘飯後的話題了。

「咦?」他面露驚訝的表情,不可置信的看著莫雨「我以為他們……」
「所以,沒什麼不好說的。」莫雨聳聳肩,突然瞥見了他手掌處,露出一小截的繃帶,纏於手掌,繞過虎口,之後轉而隱沒於腕甲遮蔽處。

一把抓過穆玄英的手臂,他扯下附於他手臂的腕甲,出現的畫面讓他面色一沉。
原以為是繃帶的白布,似乎是從裡衣撕下的一塊布,滲出白布的是些許的血液,看得出來是一道不淺的傷口,胡亂的纏繞和粗糙的打結方式,看得出來是在緊急情況下包紮傷口的。

莫雨嘴唇抿成一條線,沒有說話,方才些許邂逅的溫馨氣氛瞬間無所遁形。

「小雨哥哥?」
疑問的語氣裡,帶著些許的害怕,穆玄英小心翼翼看向莫雨。

唰的一聲站了起來,莫雨跨步走向門口。
了解到對方的心思,他臉色刷白,一個箭步就攔住莫雨的腳步。

「等等!小雨哥哥,不是這樣的!」他揮舞雙手,慌忙的解釋。
「不是這樣是哪樣?」黑著臉,莫雨逕自向前,走出門口。

早就知道惡人谷不會有什麼好東西,一身藍衣的浩氣來到這裡,本就不會有什麼好事發生,但他卻任他這樣胡來。

導致毛毛現在受傷了。

 

想到這裡,莫雨的眼神又沉了幾分

 

「等等啦!小雨哥哥!」抓住了莫雨的肩膀,穆玄英使盡了全力才換得莫雨一點點回頭,他嘆了口氣「這個是我在練劍的時候,不小心割傷的,跟那些惡人沒有關係……」

「那傷口為何會如此的深?」莫雨冷著臉,還手看著他。

 

如果不是真心有殺意,是不可能下這個手的。

 

只見穆玄英,深呼吸又吐出一口長氣,一本正經地看著莫雨。

「傷口很深沒錯,但我真的是因為練劍而受傷的,信不過我的話,你可以去問問浩氣的七星,或是莫殺,他們根本沒有傷我分毫。」

一臉狐疑,莫雨還是擺出了不相信的表情。

「再說以我的功力,他們是沒有辦法傷到我的,如果連這都不信的話,就不是跟我交手多次的小雨哥哥了?你說對不?」

 

看著對方的雙瞳,少了幾分當時的稚氣,多了幾分成長時的成熟,但一如以往的純真,似乎沒有隨著時間而消磨殆盡,依舊閃爍著。

 

「…………真沒騙我?」

「當然。」他展開笑顏,肯定的說著。

沒有避開他的目光,眼裡沒有任何虛假。

莫雨嘆了口氣。

 

「………就信你一次。」

「嗯!」

看著他滿足的笑著,莫雨心中升起暖意。

 

是啊,只要他還能夠笑著就好了。

這樣就足夠了。

 

 

正當他轉身走回屋內,他聽見了外頭又一陣的喧鬧。

「少、少爺!!大事不好了!!!少爺!」

「………吵死了。」

看著莫殺連滾帶爬的跑到莫雨的跟前,他只有三字來表達他的不耐。

 

 

「莫殺大哥,有什麼是好好說啊,」看著跌坐在地上的莫殺,穆玄英伸手扶起對方強大的身軀,接著詢問「發生什麼事了,這麼慌張?」

 

莫殺喘著氣,眼底透露出的恐懼,使人開始猜測他方才所見的事物。

 

到底是有如此恐怖?

 

他恍惚地抬起頭看著屋內的莫雨,斷斷續續的語句,透露出他對恐懼的餘悸猶存。

 

 

「那、那些浩氣…他、他們……被毒殺了!!」

To be continued……

评论 ( 2 )
热度 ( 14 )

© LNsan | Powered by LOFTER